KC18 股票論壇

 找回密碼
 註冊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sl168
樓主: Playboy

浮根傳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9/11/2014 08:2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Playboy 於 9/11/2014 08:31 編輯

浮根傳:45

崎嶇童年的 ~ 新工作環境  38

在上工那天、當姑姐她介紹完後、蔡生就落嚟大廳、叫我同佢一齊坐車返公司、、在門口已有一架的士在等候、原來老板他長期都約定同一架的士載佢返工、當我們上車後、司機就沿著馬路向沙梨頭方向駛去、他不取道由荷蘭園上經板樟堂入新馬路右轉入十月初五街、後來我至知、由順著沙梨頭微左灣入經海邊新街不遠靠左斜入的分叉處口、就是十月初五街口、

在上工那一日坐車時起、我已十分留意所經過的路途、我知道以後的日子必定會時時走這條路徑、所以用心去記趟若遇上每一個灣角、或是如有某一特別惹眼招牌、郵筒之類物品、用它作為固定的記認地標、就算冇、則笠圾筒也可用得著、這就記性好認路的方法、、

嗰日、同蔡老板返到公司時、在大堂已見到有兩位男職員經已開始辦公、老板介紹話、一位陳生、另一位是趙生、還有一位啊嬸、原來這是一間四層高的旅店、每層約有七、八間大房、每房內裏都裝有四張上下格床、這是一間專門招待國內來澳的過境去香港的旅客、

這時老板他叫我入經理房、吩咐話、大堂寫字樓外便有一張小檯、它就是我平時坐的座位、平日如果無客、就不須出嚟鋪頭、鋪頭內日常工作、自有職員工人負責、我只須留在住宅內、聽蔡太指派工昨、但每晚必需在鋪頭留宿、亦可以上樓在任何一間客房或在大堂開帆布床瞓、

如果有客到、則我必須由柯高住宅用單車送客人當晚的餐食到鋪頭、俾來客開飯、、一般來講、來客多數是在下午才會到步、只留一晚翌朝或半夜就離開澳門、跟住他企起身指著大堂內的一架單車、

話呢架單車就歸你管理使用、我見嗰架車都幾大、它類似現時用作送石油汽的單車一樣、車頭有個用來裝貨的大架、這時老板他話、短期內都冇客到、明後兩日都唔駛出鋪頭、叫我現在踩架單車返去蔡太度、睇吓下午有冇毛冷要幫手送、


 樓主| 發表於 13/11/2014 07:2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Playboy 於 13/11/2014 07:34 編輯

浮根傳:46

崎嶇童年的 ~ 學外文及用刀叉  39

老板他日常大都喜穿唐裝衣著、、他夫婦兩人貫籍上海、共育兒女四名 ~ 兩男、兩女、乃六口之家、、顧用媽姐 ( 女傭 ) 三名、其中兩人是專門負責主理旅社來客的膳食、、

這份新工一切、妥定下來後、就想去找一間夜校報名入讀、當時得到寫字樓趙生推介我去一間名叫 :「天主教利瑪竇英文夜中學」報讀 P•1 班、、每晚七點十五分上到九點正放學、共兩堂、每 45 分鐘一堂、中間小休 15 分鐘、記得第一次翻開讀本時、一眼望埋去全部都係雞腸、真的它識我、我就唔識佢、、

好彩、主教我這班的主任 ( 女 ) 伍老師、當她知悉我是從未讀過 ABC 的學生時、就將特別教我發音、由 { A•E•I•O•U } ~ a man and a pen, , 開始、 及留意我做的功課對錯、我英文名就是她替我起的、而這個英文名、我就一直沿用到現今、

在蔡家打工期內、平日如無乜我該要做的事時、都多數留在蔡宅內等呼召、、有陣時、蔡家的二、三小姐、她倆都 ( 聖羅撒女子中學 ) 就讀、及細官就讀葡文小學、大官他是在學校寄宿、有假期才回家、、 平時大都叫我帮佢地走動去 { 當年的 [ 安安 ] 士多 ~ 近百老匯戲院左近 } 買嘢、、

記得有日、大少爺他放假在家、那一天、他幾兄妹帶埋我一齊去一間酒店、它就是座立在新馬路盡頭的當年有好大名氣的 ( 國際大酒店 ) 頂樓鋸扒、這是我第一次進食西餐、也是第一次用刀叉及空口食餸、唔使食飯、事後我至知道、我食用那份西餐價值 $18.蚊、天呀、當時我每月的人工只有40 元、而在寫字樓任職的陳趙兩位先生也只不過受 8 ~ 9 拾元的月薪、

這段約摸年多來在蔡家工作期內、初時、最令我害怕的時間是每晚放學後都要孤鈴鈴一個人留宿在一座有幾層樓高、重要對著有二拾幾間無人住的房間、每天晚上在那空靜靜、夜沉沉的環境中、膽小些的人都會怕黑、而且所有洗手間都設在四樓之上、當年只有不足十四歲的我、當每要去洗手時、都膽惊心跳、幸好有架* { 礦石 } 收音機 晚晚陪著我、、

*當年仍未有原子粒收音機面世、只有用礦石制造的、、


 樓主| 發表於 16/11/2014 07:2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Playboy 於 16/11/2014 21:23 編輯

浮根傳:47

崎嶇童年的 ~ 橫窄的澳門街  40

冷毛衫在蔡太悉心主持下、生意昇昇日上、同時招請女工也越來越多、初入行的師奶都要由姑姐指導編織、她教的學生遍佈澳門橫街窄巷、如有已學上手識織者、大部份都會領冷料回家編織、

換句話、即是我這收發員的崗位工作、就是要跑通全澳門街道、、、遠至 ~ 筷子箕、近到 ~ 二龍喉大馬路、什麼 ~ 美副將、雅廉訪、草堆街、爛鬼樓、白鴿巢、排坊、趙家圍 ( *舊中央酒店 ) 對開的 現名 ~ 趙家巷、渡船街、河/海邊新街、關閘、媽閣都在我單車輪下走遍、而留下我不少的足印、

要添上一筆的就是在由沙梨頭海邊新街靠左斜進入十月初五街、街頭時嗰度、有一間 ( 滄洲 ) 茶餐廳、它每日下午兩點出爐的雞尾包聞名當年全澳門、每個賣壹角正、此乃我當年時每一日的享受、、

每一次旅行社的來客、在搭船離澳往香港後、趙生都將一大叠信件交給我去郵政總局寄當晚的快邮夜件、都是寄給香港地各客人的家屬收、信件內容大意是通知單、及準備把人送到後、需即時付某數目的欵項、 [[ 漸漸我察覺到、原來這旅社經營是當年代最常見不合法的 { 屈蛇 } 生意、]]

平時、我必有兩次以替鋪頭去新馬路郵政總局斜對面 (舊名 ~ 市政廳 ) 則邊的 [ 明德 ] 銀號、以港幣兌換葡幣、因港幣紙水高過葡幣、每佰元兌壹佰二拾元、、、以上所寫、就是我在蔡家年多來的日常的工序總記、、

記得當我在天主教利瑪竇英文夜中學升上 P3 班時、約是六零年初、有日、我姑如倆人在家中談話中、姑姐話、:「你知唔知點解我不想你逗留南灣茶座得太耐嗎 ?、因為那個場所、三山五嶽品流複雜、至惊你會好學唔學、走條歪路、、、將來在這個社會難于立足、」、、、

「今次又有樣嘢俾我睇到甚為不快、就是幾位小姐及少爺週時呼喝當你視之如是家奴搬駛用、而你 ! 如非政局大變、你應是我外家的長子嫡孫少爺仔、此情此景令我心噏、我已決定、叫香港你忠四表哥替你揾一份工、他已有回音、明日是星期六、你去買定張船票、漏夜過香港找四表哥、、」


*註 :此中央睹場酒店主人乃是當年號稱睹王所擁有、 他就是頂頂大名的 ~ 傅 X 榕老先生、、



 樓主| 發表於 20/11/2014 06:48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48

崎嶇童年的 ~ 離澳赴港  41

這時我才明白、為何姑姐當時一見到我與三輪夫熟落、就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在決定要我去香港那一日的談話中、我問 :「 咁、駛唔駛話俾蔡太知 ? 我要走 ! 」、姑姐話 :「 我早已與她商量按排好、呢啲你唔駛擔心 」

次日中午、我獨自出去碼頭睇吓夜晚有幾多點開航去香流的船期表、、終於搵到 { 利航 } 號、它開半夜、啱哂我的時間、因為當年凡由澳門開半夜的船、多會在晨早四、五點到香港、但搭客不須即刻離船上岸、可以瞓到六、七點才上岸都得、、我買咗張大倉帆布椅的客位票、票價好似是 $5 ~ 6元左右、、

買咗船票後、就返去話比姑姐知、跟手執定個人行裝、身份証等等、別過老板夫婦兩人、暗中偷偷踩單車去南灣、及幾個三輪車站頭等地走咗一轉、與昔日老友記 石伯、王伯、開叔等人話別、惟是無法與伍老師及同學們說句再見、因當日撞正是星期六晚無人返學、、

當日晚上十二點幾左右、姑姐話在路上要留意週圍環境等等吩咐、及後她取出一張寫有的香港四表哥公司電話號碼、她要我小心保存這字條、切勿掉失、及話已約定四表哥、我在上岸之後自行去付近的 ( 陸羽茶樓 ) 一樓等侯、至于點樣行去、她話路在口邊、叫我一路行一路問人、因為這茶樓好近港澳碼頭、

在一切妥當後、我就告別姑姐她、行去飛良紹街外街口與早已約 ( 石老群 ) 伯伯、這時我見他、已將架三輪車停泊在路邊等我出現、當我坐上車後、他就載我直踩去國際大酒店對開碼頭、而在目睹我辦妥出境手續後入閘才踩車離開、

此次是我無長輩陪伴下而單獨離去遠赴它鄉、尋找未來生活的第一次、、船開了、約莫二兩個幾三個鐘頭後、我發覺船速慢慢退减、由圓圓的細窗口望出去、已見到點點閃閃燈光、、、再望去掛在船倉既大鐘、約是差些少到五點、、、冇幾耐、船身全部停頓後、但竟無一個客人離船上岸入境、、

 樓主| 發表於 23/11/2014 07:51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49

争扎少年的 ~   香港地  42

直至六點幾、就見有些上層搭客開始行落船、但大倉客仍不能即時走得、因要等上邊所有人離船後、才輪到我等坐大倉的客人上岸、、這就是坐平宜大倉票的代價、

當我挽住簡單行李袋、經過移民櫃檯時、把澳門身份証 ( 當年代的身份証是一年續一次期、可以用作自由往來港�澳兩地的合法証件、 ) 遞給那移民官後、他查看了一陣、但仍未打印、他就對着我問 :「細路、你準備留港幾耐 ?、你既証件仲有一個月左右就到期、」我當時即回答他 :「大約一個禮拜後就返澳門、」

他二話不說就在証件上蓋印然後遞給我、我取回証後、頭也不回快步急腳行出碼頭閘門外、、我行埋門口付近的報紙檔問:「老細、請問陸羽茶樓在邊個方向 ? 點樣可以行去 ? 」、、

就這樣、我一路依照路人指點一直搵到陸羽茶樓為止、上咗一樓開位坐低後、就借電話打給四表哥、話我已到咗香港、亦已在約定既茶樓等佢、、話真句、姑姐的幾位大表姐表哥都未認真見過、雖是話大家在五層樓見過、但嗰陣時我只得三、四歲大、點記得呢 !

約莫個零鐘左右、率之等到四表哥來到、我倆老表就開始叫點心一邊食、一邊話談家常、當他知道我在澳門的情況後、就話俾我知、他已替我搵到一份工、包食宿、八十元正薪、如計埋下欗約差不多一百元左右、、

嘩 ! 發達啦、年幾前我只右十零二十蚊一個月、現在一到香港就賺到百元一個月、足足升咗五倍、、這時我問是什麼樣的工作、四哥他回我話 :「在同我一齊工作的公司、它就是香港數一數二有名氣的 ~ 車厘哥夫大飯店、、我係晚間的收銀員、而你就做日更的送貨及有空時要幫售貨員手、、」

因為啊媽 ( 即 ~ 我姑姐 ) 她吩咐過話、你想如有時間想讀夜校、、所以返日班就啱哂你、每日由早上六點半到下午四點半收工、你可以六點返鋪頭食完晚餐、再返夜校、一般夜校係七點先至上課、

 樓主| 發表於 27/11/2014 07:2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Playboy 於 27/11/2014 13:34 編輯

浮根傳:50

争扎少年的 ~ 初入社會 43

倆老表飲完茶後就離開陸羽、行去統一碼頭搭渡輪過海在油麻地上岸後、再行經官涌轉入柯士甸道 73 號三樓的宿舍、表哥話我擺低手提行李後、就要帶我去公司店內、先去見見老總 ~ 趙生打個招呼、、

[ 車厘哥夫 ] 總店就在彌敦道、它位置對到正現今的 ( 尖沙咀警署 )、它右邊 ( 旺角方向 ) 是柯士甸道、左邊是山林道 ( 尖沙咀方向 ) 它斜對角就是由 62 年兩次拆建現時所見的「倫敦戲院」、而當年仍未有紅綠燈裝置、只有交警指揮站檯、它設在彌敦道與柯士甸道交叉處的中間、

車厘哥夫是一高級西餐廳、樓下鋪面就專售賣西餅、麵包、 糖果、了結糖、朱古力、曲奇及火腿、肉腸、鮮奶、等等、樓上就是西餐廳、當年期、在香港、只有幾間拍得住與「車厘哥夫大飯店」級數的名店名為 :雄雞、 A.B.C. 中文 = 愛皮西 、幾間而已、、

嗰日、在我見完趙生後、他只對我講咗一句 :「勤力啲做嘢、」表哥他就帶我去鋪頭後面用作會計及文件擺放文件的房間介紹會計劉生及 No.1 ( 荃叔 ) 他們讓我認識、、、此時間會計劉生問清楚我的名字及年齢後就將之紀綠在員工名冊內、又註上每月的薪水若干、

而 No.1 梁佰荃 ( 荃叔 ) 他就是分配我在工作上的亞頭、記得荃叔當時對我講 :「 因你初來步到、仍未配好制服、明天早上你第一日返工時、只是跟著我就得、乜都唔駛做住、只在徬邊睇實、學吓其他伙記點做、及售貨員點樣收錢找續、」

跟住荃叔對我表哥話 :「 喂、老傅、我依家身邊的伙記都出哂去、冇人可以帶你老表去官涌嗰間服裝店做兩套制服、橫掂你都要帶佢返宿舍執拾行李及編配床位、唔該順便帶佢去揾做制服裁縫師父度埋身、得唔得 ? 」、「 好呀、依家我就帶佢去做完後先返宿舍執拾、」四表哥回答、、


 樓主| 發表於 30/11/2014 06:57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51

争扎少年的 ~ 不薄的待遇  44

跟住、老四就帶我出大門過對面馬路沿著柯士甸道轉白加士街向著寶靈街行去、、到嗰間專做制服裁縫店定做兩套白上衣、淺黄啡扯褲制服、然後再返去宿舍、

在柯士甸道的宿舍、它佔用三樓全層、所有床位全用碌架設備、我被分配到瞓上格床、而在下格床位就用者就是四表哥、、我見到每張床尾位都有一個類似萍果箱大細的木箱擺設

每個木箱都有鍟鐵做的內膽、表哥話此等箱子乃原裝由歐洲進入的、因車厘哥夫的原裝朱古力 ~ { 原板三角形狀、每塊約重 20 磅 } 每半年都是由英國購入的、而此等木箱就是多年來累積下來的木箱、、反正年年都有新貨來、故公司就廢物利用、慳水慳力 、改為員工的 { Locker } 只需加上一把鎖就可以擺私人的貴價物件、

一宿無話、次朝六點、要返早班的員工都起床、輪流梳洗後、就齊步落樓去公司、等拾幾廿人之員工、內有西餅、麵包部、樓面部 ( 樓上餐廳侍應 ) 鋪面部 ( 售、送貨及什役 )、、每朝都由揸鎖匙的 No1 開鋪、、

當仍未到開門營業時間前、每位員工都可以選揀鋪內、應是隔了夜的食物用作早餐、只要你的肚子裝得落、任食唔嬲、惟不能取之離開店鋪出外、記得當年、我最鐘意就是上去樓面在廚房內取羅宋湯用作配送牛油麵包、另再加塊火腿燒雞肉等等、而返夜班的同事就在 ( 12 pm ) 收工後也有宵夜享用、只不過他們吃的食物是當天的比較新鮮些、 、、

當在 61 ~ 62 年期內、香港的高級西餅每打 { 12 件 } 售價 $3.6元、法蘭西 ( 硬皮 ) 包或無含的麵包每賣一毫子、方包每磅 5 毫、咖哩角、牛肉包、每件三毫、了結糖每 2.4 元一磅、鮮奶 ( 維記、牛記 ) 六毫一枝、、而同期內、用一普通寫字樓文員的薪水起點計、只不過每月能約賺由 150 ~ 200 左右、

在車厘哥夫工的日子內、所有的吃喝乃是我自小從未想過分毫不花而有機會享用、、、此段期間恰好正是我的發育
期、嚓得就嚓、、

 樓主| 發表於 4/12/2014 07:13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52

争扎少年的 ~ 勤奮工作  45

記得去年 { 2013 } 在網上瀏覽時、無意中剔入、一間在 [ 澳門 ] 有以「車厘哥夫大飯店」此舊飯店的名字號稱、我不否認、極有可能是現業者于買入此店的牌子、、對此、老花有必要寫出我本人親身經歷過往的見証、、

姑勿論此類店鋪初出之處是在歐美西方或俄羅斯、我只講在東方中國、及香港、它前身只是來自上海的幾大飯店、解放後、幾間店之東主紛紛南下來港繼續營業、它們就是 五十末、六十年代初的頭幾名店 :車厘哥夫大飯店、A.B.C [ 愛皮西 ] 大飯店、及 雄雞大飯店、等等、

此 ~ 車厘哥夫大飯店、它的鋪位是置于現今尖沙咀警署斜對面 178 ~ 80 號彌敦道、右邊油麻地方向就挨著當時期一間專賣名鞋的 ( 道奇 ) 店鋪 、而我員工的宿舍在柯士甸道 71 號三樓整層、

這幾間店的管理層中除了「車厘哥夫」仍然是由原白俄人管理之外、後來也出讓股權由本港山東籍的本地人由趙文堂先生為首者繼續經營、之後那前主的俄國人仍然留在店內幫手打理、我等都尊稱他為 [ 俄頭 ]、

在飯店工作期間、我的職責有 :閑時要在鋪面幫女售貨員手招呼客人及錢銀找續、有來電叫外賣時、要踏單車送貨、而我在送貨時經歷許多人都想見的明星、因為當年期車厘哥夫出的各類食品乃是本港高尚名店、幫襯它的客人非富、則是出名的明星、

有當年住在 : 賈炳達道的夏萍、加連威老道的林鳳、太子道近新法校對上加多利山道的最有名氣的正印花旦芳艷x、當然我每次送貨到戶後、她們都少不了用找續錢尾作貼士贈給我、這就是我私下應得的下欄、都幾好搵既、肥過肥猪仔、謝四他如惠顧時必駕駛當時流行著名牌 MG 跑車前來、到步後、多是泊在本店門口、而我幾次都見他週在山林道出入、、有這麼多名明星週時可以見見、多少人恨見也恨不到、

 樓主| 發表於 7/12/2014 07:40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53

争扎少年的 ~ 修讀英專  46

當年時我在車飯店工作約一星期後、我就去山林道尾 * 找到一間設在某座大厦內的「聖智德英文夜校」報讀 P ~ 5 班、、每日當下午四點半收工後就返宿舍冲涼、小睡一陣、六點就返鋪頭用完晚膳之後、就在會計劉生房內做功課、等到夠鐘就返學、這是每晚由星期一至五的規律一直維持到我升上 F 1 時、就離開 ( 聖智德 ) 轉去座立在太子道的 ~ 新法書院英專夜校續讀到 F 5 班、

那年段在車厘哥夫工作期間、最令我難忘的是在炎炎夏季時段、我每個星期都要負責清洗 [ 水冷塔 ] 式的風機、它是用一把強力巨型風扇吹向儲水池內的水攪動吹起變為冷風、作為以供應鋪面及樓上餐廳的冷氣之用、

此單工昨乃趙總他特別關照而指我做、因除了固定月薪之外、另會加有一筆洗機的費津貼給我、風機的總開關制、就是設趙生日間工作坐位即收銀櫃檯後面、、每當我每次要開始洗機時、就由趙生負責、他定必要見到我出現在他面前時、才會開或關電制、乃為確保我正在此項工作時間內的安全無誤、

在夏季來臨時、飯店都要購進大批西瓜、而此西瓜除了部份是用作跟餐單奉客之外、余數就是給員工們在晨時某時任食、只要你鐘意就得、惟一條件就是確保其余下的瓜皮必須清洗乾淨及無 { 瓜肉 } 剩余、將之交回西餅部師父、他們會用糖醃浸一段不短的時期後才可取出、作為來日制餅時之用、、

在車厘哥夫工作期內、六一年三月、港府突宣佈、人人要領辦身份証、其中有一項是最令我不安的是、廢除童工、每一工作者必須年滿 十七歲領有成人身份証、才可以上班工作、而當時期我只剛滿十五歲、怎麼辦 ?

那日、趙總拉我埋一邊、他講 :「法例已出、你必須要在年尾前去領取身份証、、我亦清楚知道你的確實年齡、離成年可以工作的規限可長、現我想知你、有什麼的打算 ?」

* ( 此道路是一條掘頭路 ) 如要出柯士甸道只有由松山路才能轉出、而當年稍有名氣的 [[ 鴻星營造建築公司 ]] 就是設在此夜校的對面、


 樓主| 發表於 11/12/2014 06:42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54

争扎少年的 ~ 香港永久居民  47

「咁、、老闆、我都唔知點至好、、您有冇辦法幫我呢 ?」我連忙望住趙生問、、趙生話 :「辦法吾係冇、早前我已與你表哥商討過此問題、等陣你表哥上班後、你問老表啦、、由佢講俾你知好啲嘅概、」

當日、做到夠鐘我都唔走、直頭等到老表上班就與他商量趙生先前提出的我必須要領成人身份証既問題、點知表哥一見我就知、應是來商討點去領身份証的、怎樣才攞到成人証件、

表哥話 :「因就著港府頒布的新法例、昨日與趙總商量過、得出一個可行性辦法就是 ~ 報大數、因為填報資料時、無特定的証件核對審查、只以你自己交上的各項資料、及一份在目前就業所公司發出的信件証明即可作實、你要記住、此事趙總他雖是同意、但要你當作他乜都唔知實情的人、咪週咁圍同人講、」

隔幾日後、趙生寫咗一封証明我是該公司員工的信件及批半日假、叫我即時去與柯士甸道交界的柯士甸路之當年期名為的 { 環海大厦 } 某樓臨時設置的入境事務處辦理登記申領手續、

身份証終於在登記約一個月後、通知我去尖沙咀前水警總部舊趾 ( 由廣東道頭進入小斜路上去那座小山頂 ) = 現已是專賣名牌店鋪林立的地區、辦理資料核實及照相、打指模等等的後期手續、當日、我怀着十五十六心情去見入境處官員、當他一路問、一路填上我對答的資料、直到要填出生地點的一攔時、我卻聽錯以為他問我是從那處來香港、我就回答他是 { 澳門 }、

直至領取第一期的身份証後都不知原來我的出生地點已被註入澳門出生世的澳門人、因初期的身份証表面上並無註印出生地點的一欄、所以我一直以來都不知貫籍已被錯誤删改、直到十幾年後港府再要更新換第次身份証時、今次因設有印上出生地點一欄、才發現此錯處、

但因我當年時要領取某種証件、在它的條件之內、申請人必須是俱有中國出生的籍貫、所以我必須改正此錯漏、這是後話他日再寫、

 樓主| 發表於 14/12/2014 07:25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55

争扎少年的 ~ 母子團聚  48

在 六一年五月領取身份証日起、我成為香港合法居民、從此四處流離的我算是可以扎根在此小漁港內、任職在車厘哥夫頭尾約兩年左右、期內多得趙總多處給我方便關照、唔知點解、連趙生在內、我一共打過三位老闆的工、惟他們都特別對我好、!

記得好似六一年尾六二年頭左右、趙總他卻因中風離開人世、記得出殯當日、公司曾為他擺路祭、地點就是在現警署對開的路邊、我眾員工就由副總、約記得他是姓 ( 除 ) 帶領我等、、拜別趙總、、、

自我初到港工作後、每月我都節省部份薪金寄回海口給二、三嫲倆老、而也時時與在廣州的養母、姑姐等通訊、自趙生走後、我仍然在車厘哥夫繼續做到六二年三月中、直至有朝接到一個電話、在那邊傳來一把好熟悉、但幾年都無聽過的聲音、是她 ~ 我養母、她當時對我說:「 現已身處九龍官唐區 」

養母她突夥同幾位男女工友成功偷渡抵壘到達香港、這是我母子倆分隔四年後、再次在它鄉得到重逢、隔兩個幾月後、有日她來到飯店、搵我出去話有事要商量、原來她打聽到、在鄉下同村同祠堂的叔伯兄弟的堂兄 ~ 泰哥就是當任的尖沙咀街坊福利會理事會長、亦即是 ~ 鴻星建築營造公司的老闆、

他當年已是地產界一位隱蔽不甚想出名的富商、其公司名下已起好的大厦有 :在油麻地永星里斜對面座立在彌敦道的 ( 鴻星大厦 ) 全幢、有立建在 柯士甸道交界的柯士甸路之為的 { 環海大厦內 ~ 合共四棟 } 而泰哥嫂夫人她外家乃就是持有座立在彌敦道與加士居道交叉點大名鼎鼎的 [ 普慶戲院 ] 持有全座產權者的獨生女、、

當年的鴻星建築營造總部就是置在山林道尾某號樓地下、它對到正 ( 聖智德夜校 ) 當年時我並不知到我家與鴻星公司老闆有些關系、直到我養母來港後才略為悉知一、二、、、


發表於 14/12/2014 20:50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15/12/2014 10:19 | 顯示全部樓層
叉燒 發表於 14/12/2014 20:50


早晨、老叉 !

死懶鬼、字都冇留隻 ? !

幾時得閑 ? 約個時間攞走啲 ( 辣椒 )

咪留系度、阻住哂啲地方、、我間屋咁細、、 !
 樓主| 發表於 18/12/2014 07:00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56

争扎少年的 ~ 初會貴人  49

當日在三點多、我向公司告請個多小時假、當她來到後就一齊去左轉左行入山林道尾、直至見到鴻星公司止、當我倆母子進入此公司寫字樓堂內時就見一女職員上前迎接我母、她熱情向我母問好、話:「 老板已等侯多時 」、 隨即她帶我母子倆入去會客室待我等坐落後、跟著去董事室通報話人客已到、

無幾耐、有男女兩人進入客室、我見到男的年紀約近中年、 而女的就比較年輕些、他倆一見到我母子就快步行埋我等前面、只見那男的他用雙手緊握著母親她的手、話 :「 嬸母、日前一接到妳的電話、我就心急等到今天的日子來臨、再次可與妳見面的機會、想當年在家鄉一別、轉眼十幾年、妳近況還可安好 否 ? 」

母親她回答 :「 唉 ! 泰少、我家自解放以來的 環境如何、想你必已略知矣、」跟著她就將昔日五層樓自被沒收及丈夫被監禁、她又如何是被不公平的批斗後、就誓不再回鄉、而流落在廣州自食其力、等等不幸的往事盆托而出、

講完往事後、我母指著我話 :「 泰少、這是我早年收留的養子、你還記認得他嗎 ?」、跟住她教我上前要尊稱叫聲「 泰哥」、、「認得、認得、樣子無變過、「 芷娟、妳認得他嗎 ? 」他回頭問那與他一齊入來的女士、 :「他就是我兄妹時時作客入住在五層樓見過的 B 少、妳認唔認得出 ? 」原來這女士就是泰哥他的親妹、「 我記得啦 ! 依家佢咁大個仔、差些認唔出嚟、」芷娟姐答、

閑話過後、我母就轉入今次前來拜訪的主題、她對泰哥講、今次拜訪是為了我而來、、希望日後我會有好些的前途、因為我自懂性幾近十年以來、都是單身四處漂浮自我找活、無正式入學受教的機會、幸好生性、自我約束識諗、而從無行差踏錯過半步、她自身亦因環境所限、未有機會在我身邊照顧及管教過、覺得好內疚、 今次幸好成功南下來港、卻是見他目前在飯店內任職的工種、根本是毫無前途可言、

 樓主| 發表於 21/12/2014 07:3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Playboy 於 21/12/2014 07:37 編輯


浮根傳:57

争扎少年的 ~ 上進機會 50

現得知泰少你在港算是可有規模的成就、故此我前來是想請泰少你、賴念著我倆家昔日故鄉的交情、給 B 仔、導他入一個有前途的工作機會、想看看有什麼工種適合給他做、或好好在你公司內學一門手藝給他日後作防身之用、因為這是我為人母的責任、雖然他只是我的養子、

泰哥他聽完我母講了上述那番說話後、連忙回答 話:「 嬸母、乜說話、莫講妳是長輩、如論昔日 *濃叔他父親及妳夫婦兩人對我們家、、、、 ? 」

當他想講落去時、被我母叫著打斷、話 :「 泰少、請莫提陳年舊事、」這時我見泰哥將剛未講完的話轉為 :「憑兩家叔伯兄弟啲的交情、應該盡力去幫這個忙、、」、他繼續話 「 B 仔、他既是妳的孩兒及希望、亦即是與我同輩、日後我必視他為疏堂兄弟而待之、」

泰哥對我母講完後、就回頭問我想做、想學邊樣工種 ? 幾時可以辭去車厘哥夫嗰份工 ? 想知你現的中英文去到邊一級程度 ? 等等問題、、我偷偷望一眼母親、諗 :、、反正現時飯店已換揸弗人、做落去亦無意思、而今次此行前來鴻星公司見人、分明養母是不喜歡我目前的工作、想我辭去車厘哥夫份工、何不順順她的意、

就回答泰哥的問題話 :「 辭工只要一星期通知、但必先知會四表哥交帶一聲、我現在新法書院英夜校就讀 F 5 班、兩個多月後就考升 F 6 班試、泰哥你給什麼工種我都冇問題、惟必須有時間在夜晚返學上課、」

「好 ! 冇問題、下月一號、你來公司搵 ( 總務主任 ) ~ 你芷娟姐 = 我的妹、我這就吩咐、由她按排你日後的工、」跟著、泰哥回頭對芷娟姐話 :「妳查查睇在公司內、現有那些空缺適合給他做、、、」


*濃叔他的父親 = 我爺爺、


 樓主| 發表於 25/12/2014 07:2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Playboy 於 25/12/2014 07:44 編輯

浮根傳:58

争扎少年的 ~ 踏足三行  51

當日、我母子倆在一切決定妥當後、離開在鴻星公司、我試探地問母親她 ~ 為何泰哥咁易應承她的要求 ? 而自我家門戶衰落時、從來都不見養母提過咁有淵源的疏堂叔伯兄弟富商 ?


誰知我話口未完、就見她眉毛緊皺臉色一沉、喝聲 :「亞仔你重細、 咪多事 ! 如果不是為了你、、、」 跟著、她轉一轉口氣後、再講 :「我是想你得到泰哥他攜帶出身、學好一門手藝、你一定要記住好好做人俾心機學藝、咪持住與其他人不同的特殊身份就懶食好飛、如果俾我知道、一定叫泰哥炒咗你、」此次的對話後、嚇到我以後都不敢再提問同樣的話題

自幾年前、在澳門南灣得到第一份工至到車厘哥夫為止、都是手板眼見的工作、可講的是這些工種是任何正常人都可以勝任的、根本毫無技術可言、亦即是話、我養母她依家咁著緊、不惜要我馬上轉工、乃無不是道理、、

上工那日、到了公司芷娟姐就叫我埋去在她寫字檯對面坐低、她對我講、泰哥吩咐過話 :「如你想學工程、就要落去地盆實習、依家你年紀仍細、唔適合做粗重功夫、所以、在工地只有份墨斗工啱你做、如果想在寫字樓上班的話、但我知你想入邊個部門學習 ?、、圖側與會計、按目前你的中英文程度仍未夠用、要等日後公司保薦你去工專學校修讀才可以、而總務部門係手板眼見的工作、無嘢學、唔適合你、

芷娟姐她一輪咀講完後、望住我等回答、我諗咗一陣、都係腳踏實地去地盆學做起好、、就回她的話 :「去地盆學墨斗」、芷娟姐她一聽我的選擇後、就笑笑口話:「真係俾泰哥估到你肯聽嬸母的說話、去地盆捱吓先、真無令到她失望」跟住她就叫一位姓周的同事埋嚟吩咐他帶我去位于灣仔的地盆、它是在正莊士敦與菲林明道交界 { 舊英京酒店 } 的對面、正在起緊嗰間 ( 美華大厦 ) 、我等到後、直上地盆臨設的寫字樓、






 樓主| 發表於 28/12/2014 07:33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59

争扎少年的 ~ 入行問規  52

入到寫字樓後、我見室共有三個人、其中兩人正在討論緊工程進度、另有一人就睇緊圖則、、睇緊圖嗰位、他一見到有人入嚟、就擺低手上的圖則停、、望住我地、他問 :「周仔、、你帶來這位、應是公司新請調過來的新人吧 ? 、、「係丫、老總 !」周仔答完後、就對老總講、「如果無其他事吩咐、我這就返公司先、」、

被周仔稱叫老總的人、原來就是該公司属下所有地盆的總管先生、他 ~ 也是來自同村同鄉同姓 ~ 的樑叔爹、他輩份較我高出兩輩是 [ 乾 ] 字派 ( 與我爺爺同輩 ) 、、

他行到我面前、、由上到下打量著我、好似好落眼力咁、、跟住他就自我介紹話 :「我係你同村的世叔伯、以後你可以叫我做樑叔、係呢、點稱叫你既名 ?、」「叫我做清仔啦」我回答他、、這時他回頭叫嗰兩個停低討論緊的工程、招他們埋嚟、將我的來歷話給他倆人知、同時也介紹他倆人、一位是該地盆的管工許生、另一位是這地盆的墨斗師父李初、

他對住我話 :「你以後住跟李初師父學彈墨斗線先、每天八點正開工、午飯在由十二至一點、在上十點三及下午三點三各有十五分鐘小休、五點收工、、」他講哂以上的規矩後、繼續話 :「公司已交帶過、如果地盆要加夜班的話、暫時不須要你開夜、將就你返夜學、、」

跟著他回頭對 ~ 管工許生、及墨斗師父李初講 :「這位世姪仔、現就交給你倆好好教導他、但要記住提醒佢、要小心注意避開危險的地方、」他講完後、就行番先頭嗰張檯繼續睇圖則、、、管工許生他叫師父李帶我入工地上去三樓、而此時的樓面、正着開始倒緊石屎、、

我一邊行、一路好奇週圍咁望、見有人推一車車石屎倒入一條條用木板釘成的好似坑渠內便、在渠道入便是佈用鐵枝鋼根綑成的長方形模樣、後來我至知這就是所謂 [ 石屎陣 ] 、、亦有工人揸住一條長長會震動的喉管不停咁東插一陣、西攪一吓



 樓主| 發表於 1/1/2015 07:30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60

争扎少年的 ~ 入行學藝 53

*我初見此景覺得好奇、就問師父李、點解要咁做作嘅 ? 他話 :「因為在混泥土溝石仔加上適量的水變為石屎時、它會發熱及有些少水份的黏液、就會成為氣泡留在裏、當石屎它日水份消失乾了以後、此泡扑就會變為罅隙、留下無窮後患、」


故此、日後當我再見、逢做到此項序工程時、就知道其是利用震管的動力把泡沬填震破洩氣、同時它的其它作用、就是及時將濕淋的石屎擠滿四方八面、確保不留絲毫空間、惟是我同時又見到、在地臺上的四邊角頭不規則都留下大小不同的樓孔、約有小水杯咁大的圓徑、可以望穿落到下一層的樓底 、
原來此留的孔、是用作方便日後將下層地臺的留記主墨線、由此孔穿過用吊鉈對準逐層往上釣畫記、所以每起一層的墨斗線都是如此向上、那時期行內的術語叫做 ( 秤線 ) 、

李師父、他籽細話俾我知、墨斗部的工具涵括 ~ 斗線、墨汁、平水尺、透明水喉管一條長約十多廿尺 [ 作打平水時之用 ] 摺、曲尺、吊{ 秤 }鉈、尖平搥、手掃、初學墨者應先由打平水線 = ( 由牆腳磅水 ) 學起、此乃訓練眼光 確保準繩必須的過程、

* 由莊士敦道即現 { 英京商場 } 對面那起緊嗰間 ( 美華大厦 ) 當時已起至三樓了 ( 它共建十四層樓高的商住大厦 ) 我才開始跟李初師父學墨斗、、當年一如師父所講、我由學打地 ( 牆腳磅水 ) 做起、、記得他曾對我講過、要做一位全才的墨斗技工、他必須在地盆打完樁後、開始由建造成 [ 花檻底 = 地基 ]、開墨線時做起、、如此日後才知道全部線路的根源所在的起點、



 樓主| 發表於 4/1/2015 07:51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61

争扎少年的 ~ 刻苦勤學 54

當我未加入墨斗部時、已有師父、兩大工及兩位徒弟共 五人、合乎該部人手配套數目、惟加埋我變為突出了一人、所以師父起初就專門只教我點樣在樓底地檯上尋找 { 陣或樑 } 早前已留下的墨線痕蹟、用吊鉈對準秤起及彈線在牆身上、再打一個三角嘜留記指向要至出若干 ( 寸數 ) 方便日後泥水師父按照所指的尺寸做批蕩時之用、

此之後、李師父在起到五樓時、就派我開始做大師兄的助手、專門跟他學點樣由每建新的一層起、學逐級彈梯級墨線、又學在每一個單位內、所有的門口、窗口、都要開墨線留位、、平水、磅水線已是少不免的、、

在美華地盆工作幾個月後、由于夜校的升 F 6 試未能考上、幸得老闆泰哥他以公司名譽推薦我報讀設在太子道近天光道區內的一間專修土木課程夜工專、故此我又可以繼續上夜校、只不過是由英專轉為專科工程系而已、但因我當年時的中英文水準仍未到達進修此類的課程、所以每次的小測、中考都名列榜末、實是讀得幾辛苦也、

接近一年左右之後、當美華大厦仍未完工時、恰好公司在官塘區偉業街 有新地盆開工、將會建立一座工業大厦、總管 ~ 樑叔爹、他知道要學好墨斗線、先由地基做起才得到實踐經驗、、為了想我有好的墨線基楚、所以他不待美華完工就將我調派到此新地盆上班、被調派去官塘上班那些日子內、每朝都由山林道出踩單車去返工、

在去報到那一朝、當我入此新工地時、見到地盆內的打樁工程仍未完結、只有一間臨時搭的寫字樓、當時的陳管工、他話樁仍未打完、無咁快平整好地基、你既來到、就暫時幫何生 ( 地盆先生 ) 做些文件工作、及如有需要上報公司的文件、你放工時就順便帶回總公、、




 樓主| 發表於 8/1/2015 06:57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62

争扎少年的 ~ 另類收租佬  55

差不多約摸兩個月後、工地仍然未平整地基、這時我惟有繼續暫做住地盆先生的助手、這時恰好一位在公司內專門負責收租的員工、他需每月不同的日子內、要四處去*1 ~ 收取公司名下物業的租金、不知為何而請辭、令到公司剎時間難搵人代替此位置、 [[ 有點我要寫明一些、當年代的公司凡是涉及現金過手的員工必須俱有鋪保或是親属才可例外 ]]

所以泰哥就想起我、他知道我現正置在閑位上、就叫芷娟姐調我去代替出任此職、暫時代做收租佬、此位置表面上是優差好位、大量現鈔、支票過手、日日行街、銀行入賬、無須依時開工、逢星期六日休息、但此乃是一眼見手板工夫之職、無嘢好學、當時我仍似一舊雲咁濛、不知此職位是站立在一種眼見不到的危機四伏的地帶上、乃是 ~ 分分鐘會被人老笠、搶劫打傷都有之、

有日、我母子倆在閑談家常、我無意中透露現已不再在工地上班、而調去四圍替公司收租的員工、還有我的感覺、目前此職位有排替做落去、因為泰哥信任我、而無意另招他人代替我、

誰知、我話口未完、養母臉色大變、她指出此是極之危險的職位、有被人老笠、搶劫的不在話下、更壞的是、我有機會敗壞家聲、乃是在現花花的鈔票週時過我手、不知幾時會惹起年少定力不夠我的貪念 ~ 學人騎劉皇馬、穿櫃筒底、、

她吩咐我要不動聲色找機會快些向公司辭去此工作的位置、否則須要搵另一份有嘢學的工種、、但當時期恰巧、泰哥不在港、他已遠赴美國洽商業務、、公司內無人夠膽為此揸主意、所以我惟有暫時頂下去、、

直至在夜校相悉又老朋的同學 ( *2 ~ 明仔 ) 由他介紹去報名投考入 [ 九龍倉 ] 的海運橋、應徵做初級倉務管理員、當我通過面試及醫撿 { *3 驗身 } 經連串的手續後、先正式成為該大企業的員工、


*1 註 :當年代仍未有某間銀行設有自動轉賬的服務、

*2 註 :由澳來港、已不多過了一甲子、我共有兩名是當年在夜校才相識的同學相交至今、而 ( 明仔 ) 是其中的一位、

*3 註 :當年期、凡欲成為入大形企業公司的員工之前、必須由它指定的醫務所的醫生、撿查身體各部份、照肺、驗血、已是少不免的過程、合格過關者才被取綠、、



~~~~~~~~~~~~~~~~~~~~~~~~~~~~~~~~~~~~~~~~~~~~~~~~~~~~~~~~~~~~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聯絡我們|手機版|黑期指數|KC18 股票論壇

GMT+8, 16/9/2019 16:17 , Processed in 0.068743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