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C18 股票論壇

 找回密碼
 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搜索
sl168
樓主: Playboy

浮根傳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9/2014 16:36 | 顯示全部樓層
叉燒 發表於 20/9/2014 14:57
我童年比你好多了

大舊叉、


當然啦、否則又何之稱為 ~ 浮根、崎嶇童年 ?

一個當年期、無戶籍者、應是無根漂泊、四海為家的人球、、、
 樓主| 發表於 21/9/2014 07:0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Playboy 於 21/9/2014 07:23 編輯

浮根傳:崎嶇童年的 ~ 膽大包天 24

在當時期、我仍然未足拾歲、、後來、荃表弟也在週六、日加入這份眼見手板工夫、我倆老表就夾手夾腳包起這銼菲口工序的作業、此後、我的零用錢有了著落、也減輕養母對我的分擔、平日、各老表每當放學回到家中、大都齊集在廳內做完功課後才去玩耍、及等開晚飯、好多時我都在側邊看著她/他們溫書作業、只見已讀中學的兩位表姐、她們有外語文課本及功課做、而仍在小學的表弟妹就沒有、

原來那年代、全國凡是小學的級數、都沒有外語文字堂課、必定要升上中一、才有初步的 A.B.C 課題學、 初時我以為廣州是大城市、應略有不同、誰知天下所有小學同是用一個模子倒出來的模樣、毫無有異差之處、

為何我對外這麼的上心 ? 因為早年有一晚、在海口市解放北路 ~ 文化宮 ~ 門前無意遇見幾位紅鬍綠目眼的外國人、他們見我這少小的孩子、手內拿著幾把紙褶扇逢人都推銷叫賣、其中有一人行近我站在前便、用一種我從來都未聽過的語言 [ 嘰哩詁嘮 ] 對著我講、我真的不知他噏乜 ? 只能啞口無言相對 ! 這時候有一路人行埋我眼前、解釋話 :「他們是來自蘇聯、想問你要幾多錢賣一把 ? 」

當時我根本不知什麼是英語、什麼是俄文、只知它們的寫法都好似雞腸咁灣曲、水蛇春咁長、當時我腦袋就閃過、日後有機會一定用心學好外語、此次的決心、卻為我在多年後、一有機會、就即報名去修讀英文、那怕是英專夜校、

姑丈他日日都有睇報刋、有日我無意中看到有報導、 ~ 某日會在中蘇友好大厦、越秀公園斜對開、即現流花路左近 ( 錦漢 ) 地點、舉辦一個展覽會、它是昔年的:「第一屆廣交展覽會」我看此段消息後、腦部旋即一閃而過、就是當年細小的時候、一個人上茶樓獨自飲自吃的膽量又再回來、我想著、無論如何都不能失去参觀及見識多些事物的機會、31

發表於 21/9/2014 10:46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2/9/2014 09:50 | 顯示全部樓層
叉燒 發表於 21/9/2014 10:46

死大舊 !

未學行、先學懶 ! 字都冇留一個  !

算點先 ?  
發表於 22/9/2014 15:59 | 顯示全部樓層
加油
 樓主| 發表於 25/9/2014 06:38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崎嶇童年的 ~ 大開眼界 25

在還未到開幕前一段日子內、我就先借頭借路向老表們打探怎樣行去越秀公園 ? 我對她們隱瞞了要去看展覽會目的地、老表們以為我平日獨自在家內、孤單得太過悶、想去公園玩耍、故此她們就教我怎樣由 : ~ 禺西一路南出中山四、不須過馬路、沿途西行到中山五然後右轉入解放路、直行向前到解放北、就會見到公園的正門大閘所在、

到了展覽會開幕那一日的來臨、在朝早、我與各老表一齊出門、她們就返學校上課、我就跟腳轉向南行、我在出時只話俾姑丈知、我會去德政北路付近探姑媽、不敢講真話會去咁遠的越秀公園、更不會話俾他知、我目的地是去參觀展覽會、因怕他不準及又要擔心、

行行企企、好不容一路行到越秀公園大門前、這時我知道並無行錯路、再行過公園些少已見到對面的展覽會廣場、跟著我小心橫過馬路到對面 、正門前已是人山人海、人人都手拿著入場証等候入場、但有些少混亂、有人爭前恐後、這情形乃我樂意見到的、亦是為何我要揀在開幕的第一日就要到場、、

若然它不亂、我就無機會搏大霧混入場、其用的法子、就是用手輕輕揪著前面任何一位手拿著票而又急于入場人的衫尾、讓查票員做成一個錯覺、俾他以為我這小孩實是前面持票人帶入場的、此手法乃承自在海口和平戲院當查票員的光堂叔教我的、十次有九次靈、唯一條件、必須在最多人要湧入場時最有效、

這時我就混入廣場人堆內便尋找目標、不久就見一班約有六七人左右、他們人人都手持入場卷慢慢向前行、因前面也有一堆人等著入場阻住、而後面又有人湧到迫埋一齊、這是我的良機、管他是誰、一手就揪住前行一人的 [ 解放裝 ] 衫尾、一於二仔底死跟、步步尺七照行可也 !  32
 樓主| 發表於 28/9/2014 07:07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崎嶇童年的 ~ 大開眼界 26

如此這般、我已混入場館內了、一進入大堂內就見到一幅「第一屆廣州交易展覽會」十個大字的橫額、

在地下大堂兩邊、擺滿各種我從來未見、連想也未想過、亦講唔出名字的物品、有拖拉機、農具、工具、文具、及不知那大箱、小箱內底裝的是什麼貨、因箱外它多數都印上外文、我通通都唔知它寫乜 !

各滩檔行了一圈之後發覺缺少一樣貨品、它就是無一樣是吃得的食物、沿著樓梯我上二樓去參觀、在某一滩檔中、我深深被介紹講解員的說話吸引過去、她說 :「將來、我國會學好蘇聯老大哥社會主義的成功後、人民就無憂衣食、外國人的主糧是麵包配肉腸、牛肉、雞肉及水果、他們進食的用具多是用刀叉、、」跟著她把幾套刀擺在一張小桌子上、這是我第一次才知道鬼子佬原來是用刀叉來進食、

嘩 ! 原來外國人可以空口食餸的 ? 這也是我咁大個仔、諗都未諗過 ! 唔知幾時有機會、我一定不放過、試它一試、此次吸引的響往念頭、一直停在我腦袋內揮之不去、、想吓想吓、就聽見那不爭氣的肚子正在打鼓咁響、但在整個會場內都無食物賣、那怕是我口袋內有一大圓人仔、都冇乜用處 !

肚餓難頂、惟有死死氣提早離場、想在外便看看邊一處有食得落肚既嘢賣、醫肚先再講、好不容易揾到一間賣壹角錢一個饅頭的小食店 、但奶奶的 ! 老板話要有糧票才有交易、天呀 ! 我一個小孩子上街、又何來會持有糧票外出呢 ?

我回他話 :「我無糧票噃 !」老板他諗了一陣、見到我肚餓嗰衰樣就話 :「咁呀、細路兩角錢我賣一個俾你頂住肚先 ! 要唔要 ?」「乜唔要呀、要要要 ! 」媽的 ! 好一個趁火打劫的老板、幾大就幾大、食咗先再講、、我再講 :「不過老板、可唔可以俾杯水我餸呢個饅頭呀 ? 」「又好」他話 :「見你係細路仔、無所謂啦 ! 」33
 樓主| 發表於 2/10/2014 07:01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崎嶇童年的 ~ 柳暗花明  27

醫咗半個肚後、氣力又翻哂嚟、心思思又返去會場、想再入去睇埋未行過的滩檔、、但一到廣場、遠遠就見大門已無乜人流出入、即是話我若再用搏大霧入場嗰招、應已無用武之地、、我惟有再橫過去對面馬路行番屋企、

自 56 年中署假到廣州後、轉眼就過了春節、在這段日子內、我只有日日看著同齢的小孩每天上學去、、而我只有間中幫姑丈執頭執尾、或是街頭行到街尾、那麼無奈在消磨日子、

約在 57 年二、三月、( 娟 ) 三姑姐她帶著群妹及強弟兩老表一行三人、由澳門從水路北上廣州探望闊別了八年多的親生母、即 ~ 我三嫲、因她知道應再無乜機會短期內回到海南家鄉探母、她亦知悉其三媽因送我到廣州、而留居在老七家也半年有多、亦快將回海口市去、

她今次回來、真是難為了她、只得一對手、拖男帶女、又要攜帶大包細包許多國內缺乏的日常用品分給各親人、姑姐她在解放前半年的時期、全家離開故鄉移到香港後、因食住物價昂貴、生活逼人、惟姑丈只能帶著四位較大的兒女逗留在香港繼續搵食、 而我姑姐她就帶著年幼的六位表妹、表弟居住在澳門、以便減輕全家負擔、

她在廣州姑家住落大約一星期後、她見我失學又孤單的樣子、認為如此下去、必會毫無前途可言、故她與我母及二姑丈、七叔商量後、決定將我帶去澳門、由她照顧教養、、除了她、其余各人包括三嫲都擔心她能否負擔得起我此累贅 ? 因若連我在內、共七個小孩都要她照料、數歲最大的亦只是我這未夠十二歲的小子、

惟娟姑姐她堅持話 :「總之我有粥有飯時、他亦有粥有講飯吃、、他是我大哥這房人、唯一寄望的香爐躉、無論如何點樣莘苦、都要帶他走出如此無半點前途希望的環境、」 34
 樓主| 發表於 5/10/2014 06:49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崎嶇童年的 ~ 獲批出境 、28

次日、姑丈就先去當區派出所、將早前在海南因無人可以繼續維持照顧我的日常生活費用及來到廣州之後、卻陷入無學返的困難處境、現幸有港澳親人想攜帶出境、故想查詢及請教他們問、以我目前這樣的情況、夠否有條件申請辦理出國手續嗎 ?

此派出所就將此案上報其所的直系上級、結果、經過公安部門一輪調查後、一如姑丈所報属實後、而我當時俱有最有利的條件就是仍未足滿十二歲、故此給于我批準可以放行出境、

約在幾日後、我個人的單程通行証就獲批出、這是上天給我的奇蹟、也是我的轉捩起點、、在當年時、任何人要申辦單程去港澳証皆難過登天、或者咁講 :好比現時才申請一個公屋單位居住、還要望天打掛先至得嘗所愿 !

當姑丈他知悉後、馬上去辦証處領取後、再趕去買即期往澳門的船票、、成行當日、拜別惜疼我的三嫲、養母、二姑姐全家及姑媽、七叔夫婦後、就幫手拖住群妹強仔兩人、跟隨著三姑姐一齊上船、待開航離開廣州市碼頭、

中午船開了、不同的是、今次並非回海南故鄉、而是去一處從未想過的陌生城市內、要過另一種環境新生活、此汒汒浮根的我、真是那麼艱難尋找落地的土壤嗎 ? !

我們買的票是大倉客、並無任何座位、床鋪供應、倉客只能用蓆打地鋪屈膝而坐、躺身而臥睡、、在航行至黃昏時份、就有晚饍供應、惟大倉搭客須用現金購買、當時姑姐她就取出一張五元港幣叫我拿去些買饍食、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到咁大額有外文的鈔票、它紙張面積比我在國內常見的人民幣大得多、

此客貨兩用船它只需一日多的航程、就到達澳門市內碼頭、經過一輪才辦妥我的入境手續、行出碼頭大閘外、我們無乜攜帶行李、若是有的話、姑姐她已盡量留下給親人使用、甚至連毛巾都冇攞走、她就是如此兩手空空返回澳門、35
 樓主| 發表於 9/10/2014 06:3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Playboy 於 9/10/2014 06:47 編輯

浮根傳:崎嶇童年的 ~ 新的地域 29

船靠好碼頭、當我們辦妥入境手續後、就行出閘門外、我首先見到路的兩邊騎樓底、設有許多商店、幾乎隔兩三間就有一間是買賣食物的鋪頭、這麼多的小食店市集、若是在海口及廣州兩地就好難見到的、

這時只姑姐她叫了架三輪車、對車夫講了要去的飛良紹街地趾後、他等我一家大細坐定後、就載著我們起行、當日車夫採用的路線是由河邊新街將轉入 *新馬路尾左轉經過聖羅撒女子中學再右灣入當年一條名為 荷蘭園大馬路 [ 現已改名 ]、將近到柯高大馬路 [ 亦已改名 ]

無幾耐、當它沿途經過一條幾旺行人的馬路 、個街口前的一幅好長的圍牆、牆身寫著嶺南中學幾個大字、它一直圍到連接 ~ 柯高大馬路才停、記得此應是嶺南舊校趾 { 現改廉若公園 }在它的對正的街口就是 ~ 飛良紹街、亦是我將會落腳的地方、

初到步時、此城市的每一樣事物都截然不同、對我來講都覺得新奇惊訝及喜歡、可能是感到無拘無束的自由所至、是期、細小年紀的我、怎會知到理解、什麼叫做自由或不自由的名詞用意 ? 只知道、若口袋內有錢銀、餓了就可以随時買嘢食無需糧票、有錢買衣服無需布票、買粒糖食也無需糖票、、、! 總之市面上任何物品、有錢就買得、這是我當年感覺惊訝及喜歡澳門的原故吧、

當三輪車到了住所門口付車資後、姑姐就帶我及兩老表入屋、此樓房共有三層、地下共設四間房、而我們的是位于第二間、約有二百多尺大、兩張大床、現連我在內、八大小口共處一室、不算逼窄、、

姑姐她稍為執拾後、就叫我同佢一齊出門話要去街市買餸、順便教我點認路、等熟識後方便它日單入去帮手買嘢、、、惟我見此時已近黄昏、就問 :「姑姐、我地幾時至去派出所申報戶口呀 ?」「報乜野戶口 ? 」她倒轉頭問我、36

*當時不知、日後住落先悉知怎叫各條的街名 、

 樓主| 發表於 12/10/2014 06:34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崎嶇童年的 ~ 初入教堂 30

我諗咗一陣、自以為是就回答 :「乜唔駛咩 ?!、早前兩次我一到廣州、在食晚飯前、姑丈都帶埋我去、派出所報戶口、離開廣州前又要去報消戶口」、、就算回到海口、八叔都要去派出所做同樣的申報手續、」

「傻仔、呢度係澳門、唔歸公安管、你週圍睇吓、有冇掛五星旗 ?、澳門街係自由地方、日後、無論你去邊處住或臨時住一晚都唔使報戶口、明未 ? 」「呵 ! ( ........心諗原來自由是有這樣的好處、、) 」我在似明未明之間回答她、

我倆姑姪沿著柯高大馬路朝住沙梨頭所在方向行去、此條馬路是有微微暗斜的、它的高位是對著二龍喉公園、而紅街市位置就是在柯高馬路尾所在的低處、若用飛良紹街與紅街市遠近計、相當等于差不多由彌敦道頭的半島起計至柯士甸或佐敦道上下的距離、

此後、個多月內、差不多每日我都要照姑姐預早吩咐指定的餸類、獨自行十多分鐘路程去買返來、、而姑姐她就四出奔走為我尋找有教會背景津貼的學校、、、否則如要讀私校、她就負擔不起我的費用、因當時、我那兩稍年長的 ~ 寶、玉兩表妹已開始返學、淨照顧她們的學費、姑姐已感十分吃力、

原來當時、姑姐由香港遷來澳門定居後、就開始加入了基督教教會、每個星期日都要去教堂守禮拜及祈禱、而那教必堂 ( 宣道堂 ) 它正正就在柯高大馬路、只須行過不超過十間屋左右就到紅街市市場門口、所以次次做完禮拜、順便買埋餸返居企、、自我來澳後、差不多每星期都要跟姑姐一齊去教堂做禮拜、、

姑姐之所以常要我跟隨她去教堂、、目的有三、1•導我向善、免日後學走歪徑、2•當年教會大都有救濟品分派給需要的眾教友、內有來自 :美國的大紅豆及奶粉、本地的麵粉、等等、、3•最重要是可争取進入由教會主辦的兒童院、此院內可寄宿、供應一切饍食及又可由小學讀到直升高中、惟要由教會有關牧師的推介才可、37
發表於 15/10/2014 19:17 | 顯示全部樓層
頂一頂!支持樓主……
 樓主| 發表於 16/10/2014 06:5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Playboy 於 16/10/2014 06:56 編輯

浮根傳:崎嶇童年的 ~ 暫代持家 31

講真、姑姐幾年來都是多得宣道堂、幫她渡過許多難關、例如燕七、群九表妹、八誠及十強表弟、她/他們四人、都先後獲得兒童院收留供讀至高中 、寶五、及玉六就因她們倆人當屆滿六歲時、這間兒童院仍未成立、、因此院規例只收剛好入一年班六歲的小童、超齢者莫問、而我、到頭來因為年紀問題不合符被拒門外、、

自廣州來澳已大半年有多、因為我又一次無緣再上學、在這段時期內姑姐她教識我點樣煮飯買餸後、因我有幫手打理家頭細務、及照顧四位表妺弟 ( 第九、十兩人因還未到達六歲 ) 仍須留待家中、她就到 ~ 蔡姓東家 ~ 柯高大馬路近二龍喉處一座三層高的別墅內、早九晚六任職 ~ 徒手冷織毛衣的教師、、

差不多五八年約在二、三月時、姑姐她突按到由香港送達的消息、叫她要馬上赴港、原來是姑丈他出了事、這消息是由珍大表姐及正三表哥發出的、[[ 當年代、港澳民間、若要想快些傅遞彼此的訊息、最好是幫襯由定期行走串梭兩港的輪船 ( 大來、佛山、利航 ) 等船員擔當傳訊員、]] 一定快過郵寄、、

姑姐她接到此訊息後、神色疑重地交帶我話要去香港、約需三日左右才能返澳、她隨即取出 10 元給我留作這幾天買餸之用、要小心門戶、照顧細小等等、就連夜趕往搭船去香港、我知道已有非常事情發生了、所以今次這 10 元餸錢用必須盡量慳儉、慶幸的是我平日早已留心什麼時候去街市買餸會平一些、所以我專揀啱時間才去街市、計落每日花用不了兩大元、

如此、好快過了三日、可是到了晚上八、九點、仍未見姑姐返到屋企、、話真、當時我有些惟惟惊惊地、心中忐忑不定、雖然手內仍剩下四元多些、但點知怎樣分配每日用幾多、家中有米存、飯不成問題、惟是要買餸、買到幾時至停呢 ? 、、38


各位、因我在 17 號北上廣州飲囍宴、 20 號回返港、故此 ~ 原在 19 /10 貼出的 ~ 浮根傳之 # 32 章、將提早在 17 / 10 ( 週五 ) 貼上、敬希留意、

 樓主| 發表於 17/10/2014 06:12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崎嶇童年的 ~ 絕困思變、32

第四、五日、我照前幾日咁使用、在第五天晚上仍未見姑姐影子、我數數手上只余下一元四角、只能夠明日用埋、那麼後天又怎樣過呢 ? 如果明晚仍未見她回家的話、、夜靜了、我獨自想吓、想吓、剎時我腦子靈機一觸、得咗有計 !

因為想起有一次、我隨養母回鄉收租時、去過一租戶家中、恰好他們正在用饍、檯面唔見有餸、但我聞見他們食的飯就好香、、原來他們是用番薯煮飯、連買餸錢都慳番、咁、、我手上還有一元四角可以買幾斤、捱它兩三日番薯飯後再算、

終於捱過三餐番薯飯、到第七日近黃昏時份、就喜見到姑姐她回到家來、這時我放了一口氣、、因為家內剩下的番薯只能再維持多兩餐到明日中午就斷糧、、、當年用番薯飯來維持五小口子、免卻捱餓過程、眾老表現今仍記著朗朗在口邊、、她 / 他們話 :有機會想叫我再煮一餐、用來回當日之味、、

今次令到姑姐急急忙過香港、原因就是姑丈他突然因中風令腦中充血的并發症後、就此離開這苦難的塵世間、、當時我姑姐唯有多留港幾日、辦理姑丈身後事、因為夫婦兩人都是教徒、一切儀式盡量從簡、當姑丈入土為安後、就馬上趕回澳門、

因姑姐她擔心仍留在澳門幾位小兒女及我的安危、也怕會捱餓、她也明白臨行時交低的 10 元、不可能維持超出咁多日、、、當我將這幾日的情況一五一十講給她知後、她就抱實我頭哭出幾日來她強忍的眼淚、當時我亦不禁也失聲痛哭、哭的是上天為何如此簿凉對待吾家 ? 又一次奪走惜痛我的家人、

過了半個月後、我知道目前如此的困境只有變壞下去、剎時少了往日姑丈在生時香港那邊金錢的支持、而那四位大長姐、哥們彼之生活也自顧不暇、單靠姑姐她的收入、根本難再支撑下去、故此、我對她講、反正我都冇機會上學讀書、倒不如我出去搵小工打、自食其力、减輕姑姐她的負擔、39
發表於 18/10/2014 21:24 | 顯示全部樓層

 樓主| 發表於 23/10/2014 06:2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Playboy 於 23/10/2014 06:38 編輯

浮根傳:崎嶇童年的 ~  初踏謀生路、33

姑姪倆一論商討後、終於她免強準許我外出打工自供自給、我知、姑姐她乃是只向殘浩的現實環境低頭、在我滿十二歲那天、就即去新馬路口 ~ 大西洋銀行與及郵政局兩者中間對正對面的一條、名叫龍嵩正街某號內申請辦理澳門身份証、當年的澳門身份証是一本簿子、它類似舊 ( 回鄉証 ) 咁上下大、但冇咁厚只得幾页紙、、

當身份証到手後、我就日日四圍去搵工做、有一日我沿著板樟堂街經 ~ 白馬行 ( 現已改名 = 伯多祿、、街 ) 再行落去見到百老匯戲院 ( 現百老匯中心 ) 然後取道荷籣園大馬路返屋企、、但因一早出去搵工行到接近中午時份、感覺到真係太攰、我就坐在路邊想透透氣、

這時有一架三輪車經過、車頭向著南灣方向、未有留意有人坐在路邊的位置、但因駛得太貼路邊、它的後論就碰擦到我腳面、、車夫當他察覺後、馬上停低、他到我面前問 :「點呀細路、傷咗邊處 ? 緊唔緊要 ? 」我見只是擦咗一吓、隻腳感覺上有些熱熱地、並無大碍、就回答話 :「唔係好緊要、無事 ! 」、

「 細路、做乜坐在路邊、好危險玩既、你咁細粒、車高、司機坐位又高、好難睇到你既」「 行得太攰囉 ! 」我諤高頭望著佢回答、繼續將近日、天天都揾工情形講一次、「 啊、你咁細個、邊有人會肯請你 ?!」咁啦、「細路、睇樣你重未食晏、我車你去南灣區、請你食番餐飯當補數、去唔去 ? 」他問、

我無錢搭車噃、去到咁鬼遠、有排行至返到荷蘭園、、咪嘞、多謝你先、」我回答他、、、「 咁啦、食完飯、再車你返屋企又點話、得未 ?」 我答 :「 又好 ! 」因見佢咁有誠意、

我上咗車後他開始力踩、約摸過了十多分鐘、遠遠望過去見到銅馬像、亦即是話到了南灣區的大笪地、只見在內裹一有排、約七、八間大形屋棚、它們都用鐵皮搭成的、這時他一直踩到名叫興記大茶座棚屋前先至停低、40



 樓主| 發表於 26/10/2014 07:25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崎嶇童年的 ~ 好心車夫、 34

「咁早呀 ? 石老群、重未夠鐘開飯噃 ,」有把女人聲、由棚入便傳出嚟、只見她稍略停頓、因她這時已見到有個細路坐在車斗內、就再問 :「咦 ! 乜帶埋個細路一齊 ? 係你貴親呀 ?」、

「呵 ! 飯婆 、呢個細路、係我早前唔小心整親吓一佢、所以帶埋嚟請佢食飯當補數、唔係我啲乜親物親、」跟著車夫他先將車停埋一邊後、拖住我一齊入去行埋店內一張檯傍坐下、就將遇見我的過程原因、由頭到尾講述一篇、、飯婆她聽完後講 :「啊、這是怪可憐的、咁細個要獨自出嚟週圍搵工做、」

無幾耐、就到咗十二點過啲、這時候我見到約有十架八架三輪車紛紛駛埋興記對開前的空地停泊、他們都入咗嚟、三兩人就各佔坐一檯、點完餸又叫飯吃、、而這時有兩二位車夫行埋我這張檯坐低、見有一人向住帶我來的石老群問 :「符老容、 ( 乃姓石的綽號 ) 乜帶埋條靚一齊來開餐 ?」

「哈 ! 作死啦你、明知我係寡佬、我都想呀、如果佢係我條靚的話、」石老群答他、跟住他回頭望著我介紹講 :「細路、這位是王生 ( 花名叫做 ~ 花柳王 ) 他多數在碼閣廟打躉、那位比較年輕一些的是開叔、多數在河邊前街一帶站頭出入、如果第日你要在嗰兩度叫車仔、一講佢地個名、包冇人敢收貴咗你既車錢、至于我、就多數在大三芭、白鴿巢兜客揾食、、」

初時我聽到一舊只雲咁、唔明佢噏乜、後來至知、佢地三劍俠原來各自係該站頭打骰一哥、可以話係一班約拾零廿個傾得稱兄道弟車夫走埋一齊拍硬擋的群體、

當呢餐飯食到一半時、就有一個約莫二十多歲的人踩住單車到門口停低擺好後、就行入嚟、這時我見兩隻、一唐、一番 ( 狼 ) 狗、緊跟隨着他後便入嚟、「咦、豪少咁早呀 ? 」開叔望着來人問、 「各位早、」來者答、跟住就攞張藤椅坐埋嚟、、、這時他望著我問:「呢位係 ??」「呵、我要請佢食晏、所以就跟我車入嚟既、」石老群答、、跟住他回頭問我 :「係呢•細路、重未知你叫做乜嘢名 ?」41


 樓主| 發表於 30/10/2014 07:4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Playboy 於 30/10/2014 07:54 編輯

浮根傳:崎嶇童年的 ~ 第一份工、35

我回答他話:「叫我清仔啦、」這時那個豪少向姓石的問 :「乜嘢一回事 ?」 石老群將過程前因、如何如何講一次、、只見豪少他聽完後、就問 :「石老哥、睇你個欵、好似幾喜歡呢個細路仔噃 ? 」 「有啲啦、」石老群回答、、

這時、我見豪少他的眼光由上至下咁打量著我、鬼整佢、係咁望、望到我心慌、過咗一陣間、見佢企起身行埋 ( 飯婆 ) 嗰度、就細細聲咬耳仔、、、耐會不耐又轉身指指我呢邊張檯、、、、

我趁他行開、就對 ( 符老容 ) 問 :「 石伯伯、豪少他係邊位 ? 」「 呵、佢係呢間店既太子爺 ~ 李豪囉、嗰邊配緊餸既師父就係 ( 飯公 ) 太子爺個老豆 ~ 李 x 興、」、「咁、我就明啦、原來他是這興記茶座飯店既的少爺、」我回答佢、

豪少同 ( 飯婆 = 李太 ) 咬完耳仔後、就行番嚟話「 石老哥、頭先我與家母商量過、呢間鋪半夜打洋收工後、都無人看、淨得兩隻狗睇鋪都唔係長久辦法、橫掂都請人幫手、反正清仔要搵工做、咁倒不如請佢、」

( 符老容 ) :「喂、豪少你出幾銀請佢一個月 ? 有乜條件 ? 講出嚟睇吓清仔制唔制 ! 」、豪少答 :「即係事頭婆她話、、一個月十八蚊、下欄另計、每日 10 小工時、包食宿、每個月任選兩日休息、惟不能揀在週六、日這兩日、因逢週末是最好生意的一日、」

「 點呀 ? 清仔、做唔做 ? 」石伯伯回頭問我、、我想了一陣、就話 :「好、我做、但想知每晚要做到幾多點至收工 ? 」豪少他答 :「 咁啦、你每日由中午十一點至下午兩點在飯堂幫手後就休息四粒鐘、再由六點至零時一點收工、共十小時工作、有冇問題 ? 」

我諗一諗就應承咗佢、跟住豪少就帶我去事頭婆嗰度話介紹我識、飯婆她見我埋到時、就話 :「清仔、俾多啲心機幫我手、、我唔會白駛你嘅、」42

 樓主| 發表於 2/11/2014 06:55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43

崎嶇童年的 ~ 露天茶座 36

當年在澳門銅馬對開簡陋的大笪地內、那幾間「露天茶座」它們的工能、乃是晚間平民娛樂供應場所、、它內裏有 :啤酒、奶茶、咖啡、各種氣水、晚飯宵夜、麻雀耍樂、歌技小唱、林林總總一大堆、而擁有興記飯店茶座的 ( 飯公、飯婆 ) 李家就是其中的表表者、、

那時代、銅馬像、它只是孤怜怜隔海面對著氹仔離島 [ 未有澳氹大橋 ]、四圍未有任何建築民房、而最近的房屋者、則要隔一個 { 小型足球場乃是當年澳門惟一的球場 } 即新葡京現趾面向新馬路方向去、才有民居住房、、、

所以在大笪地內、冇所謂懆音傳出擾民之敝處、在露天茶座的經營者、晚晚客流似水、緣緣不絕、皆平靚正也 ! 興記、它的位置所在、則是舊葡京對到正的現趾、故此它的生意也是數一數二的、、在此工作期內、我多數代客叫買各種所需、每次都有些少打賞落袋、有閑時就企在客人背後、看著他們怎樣打牌、我會打麻雀就是從那時學起、我會踩單車也是在興記時學會的、

在閑日、中午飯收市後、事頭婆 ( 李太 ) 大多數都帶我外出行街、更多時她差不多每日都去小型球場內的士多鋪打番幾粒鐘 < 天九 > 的耍樂、而我多數企係佢後便、慢慢我連天九都會打埋、、

叉開些少、寫到現今、已是第卅六篇、當年的我只有五年級的中文水準、那會寫日記的能力呢 ? 況且也不識怎樣去開筆、更甚的是至仍從來都無寫日記的習慣、我寫此浮根傳的事過、用的文版全是來自記憶所寫的、任何事物一經入過我目、必會銘記、這也是日後我週游列國各地、都從未迷失過路、可以講我的 ( 方向感 ) 有異常人、那怕是橫街窄巷、若有去過的話日後必會記得點樣再次番去、、
 樓主| 發表於 6/11/2014 07:07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44

崎嶇童年的 ~ 轉工夜讀  37

在南灣大笪地興記工作期、大概過咗拾個月左右時光、因有一日我有息休要返飛良紹街探姑姐、而石伯伯他免費載我回家去、咁啱就碰到正、她見我與這車夫有講有笑、就問 :「 乜你同佢咁熟嘅 ? 」

「 係呀、這份工就是他介紹嘅、」我答、、姑姐問 :「 乜你做工嗰間店周時有許多三輪車夫出入咩 ?  」、我答 :「係呀、我都識幾多車夫、、」這時、我見她面露出多少不以為然的表情、、、而我當時仍未明白她何以如此有些少不快、

直至再過了約半個月後、姑姐對我講、她已為我找到一份工錢高、及可以有時間在晚上報讀夜校、對我來講、這是一份十分吸引的工、可以賺取自給、又有機會進修學識、、

我回問 :「 姑姐、是一份什麼的工 ? 」她說 :「 主要是幫我事頭婆 ( 蔡太 ) 派發各種冷料及順手收番織成品、因為越來越多師奶們、大都領回家加工編織、有時急須冷料補充、但她們分散在澳門大街小巷、所以要有人幫手收發」

「 大早、冇咁多人會領番屋企織、、而且當時你重未識踩單車、又唔熟路、所以事頭亦都冇話到要請入做呢份工種、」她繼續講、、、「 另外、平日無乜收發時、你要在鋪頭幫手 ( 走動 = Off.boy ) 及留宿看鋪 」

我問:「 姑姐、咁佢既鋪頭在邊 ? 」、姑姐話 :「 在十月初五街 ~ { 順風旅行社 }、你呢份工日日收五點半、咁你就可以去報讀夜校啦、 」、、我見有機會入夜校修讀、毫不考慮即刻應承兩日後上工做、、、因為要返去興記向飯婆辭工、理由是我想夜晚有空間上學、而興記的重頭生意一直是在晚上、照理難有這樣的空間給我返學上堂、

過了幾日後一早、我就跟隨姑姐倆人行去隔離街、柯高大馬路 ( 現名已改為:高士德大馬路 3 號 ) 上去二樓 [ 此乃一座三層高的別墅式 ] 見完蔡太及蔡生後、就由姑姐她帶我落去大廳介紹我俾各織工師奶認識、方便日後我上門收發時、她們都知到我是乜水、、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聯絡我們|手機版|黑期指數|KC18 股票論壇

GMT+8, 17/2/2020 02:53 , Processed in 0.082078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