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C18 股票論壇

 找回密碼
 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搜索
sl168
樓主: Playboy

浮根傳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3/8/2014 07:19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幼年 ~ 10

她行近大嬤身邊將刀遞給大嫲、這情形令我當堂感到對腳仔有癱軟覺之際、只見大嬤佢眉頭瞬間 一揚、問梅姐 ~ :「去一去廚房咁近啫 ! 點解咁耐 ? 」我見梅姐她望我一眼後、回答話 :「順便去洗手、!」、、大嬤接了刀後、她將刀身拍下桌面上「啪」一聲

隨即大喝叫 :「B 仔 你行埋嚟 !」、、天呀 ! 當時我全身都發斗及癱瘓不能郁、冷汗齊標、只爭在尿尿未賴出 ! 、好似蟻爬行咁、一小步、一小步地向大嬤的方向行過去、一改平日蹦蹦跳習慣、這段場面、日後多年都深深洛印在我心間中、、

當其時、我閉著眼不敢望向平日疼惜我十分的大嬤、當行近大嬤身邊時、就惊到雙腳一軟、就即坐在地上、用雙小手拉住大嬤褲腳 ! 此時的我雙眼中的淚水已溢流滿面、只有楚楚可憐地回望仍在們口的梅姐、想她抱起我及攬實我 ! 但 、、只見她竟毫無動作、只站在們口處、及不停向外望、、

這時、我又再聽見背後拍一聲的刀背響聲、「你好大的膽子、三幾歲人仔就自把自為學人上茶樓 ! 今日我不斬你隻腳落嚟、睇怕他日你實膽大包天 ! 亦唔知天高地厚、」當大嬤正在開口大罵的同時、、此刻無助的我地抬高頭偷偷望她時、同時亦好似略約聽到們口外傳來有幾個人的腳步聲、、、從腳行步聲中、我知道、、、救兵已到 ! 17
 樓主| 發表於 7/8/2014 06:5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Playboy 於 7/8/2014 06:59 編輯


浮根傳: 幼年 ~ 11

來人中有二嬤、琼姐、奶媽英嫂及經常帶我外出遊玩的賢五姑姐 ~ 她們急忙由樓梯處行入房、、、我聞到腳步聲即回頭一望、最先見到五姑姐在門口出現 、這時我才敢嘩一聲淒涼地喊了出來 !

由梅姐帶我到大嬤面前時、及被她痛罵、再用刀拍檯都未敢啍過一、、、但這時一見到賢姑姐、二嫲及奶媽英嫂時、當堂將滿肚子的冤屈發哂出嚟、

只見姑姐她快步上前將我由地上抱起、攬在怀抱中、話:「 B 仔、唔好喊啦 ! 五姑姐係度、做乜咁大膽唔聽話 ! 如果再曳、實俾嬤嬤將你斬手、斬腳、姑姐我就幫你唔到囉、我再唔疼惜 B仔你、 快些向大嬤認錯、話過以後唔再敢啦 ! 」

這時、二嬤及奶媽英嫂也都行到入房間內、她們見到平日活潑的我、現在眼淚鼻涕竟齊流樣子、不禁相對互望一眼、因為我自識行走以來、、從無人夠膽攪喊過我、連我的亞哥、亞嫂 { 養父、母 } 都未曾大聲責罵過、有陣時如我真的太頑皮不聽話時、最多只是打打手板仔、

惟是每次都俾父母近身 ~ 工人秋姐偷偷通水給那幾位亞嬤的其中一位前來將我抱走、以免我受到體罰、、、這時我見二嬤行近大嬤身邊、她問 :「大姐、B 仔他今次又曳邊樣 ? 做咗乜 ? 攪到要用刀斬手腳咁大陣象 !」、、

大嬤她就將今早我自把自為一個人去茶摟的事講哂出嚟、跟住她轉身向五姑姐喝 一聲 :「 阿五、妳好放開 B 仔落嚟 ! 今日我唔劏開佢手手腳腳、我就跟佢姓 ! 」 18

 樓主| 發表於 10/8/2014 06:51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幼年 ~ 12

當時、我已將頭埋伏在五姑姐肩膊上、唔敢再望向大嬤處、但偷偷竪起眼睛望住奶媽的方向、這時只見她似笑非笑地咁望住二嬤 、就行過嚟將我由五姑姐手上接手抱我入怀中、

我被奶媽英嫂由姑姐手中抱起我時、就知道天大的難關已過、再無人能由她怀抱中取走我、( 她 ) 已等于是我的一半母親、另一半就是養母 { 啊嫂 = 大少奶 }、養母她自帶我回家後、一直都是交給奶媽英嫂照料帶大、她抱起我後、就急急腳向房門口外走、、、

這時我聽見背後傳出大、二嬤她們的笑聲、後來我才知道、這是大嬤故意趁機夾埋二嬤恐嚇吓我、等我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有人怕、日後外聽教聽話一些、講真、有好長一段日子、我一曳、佢地就話叫「大嬤取刀嚟劏我」我一請聽講此話、隨即乖乖不敢再曳、

回講當日、奶媽她搶抱走我出房門口後、就直上行去我養父母起居處三樓房間、那時候、阿哥、阿嫂正剛好起床及仍在梳洗中、他倆見到英嫂一早抱住我入來、就有些覺得奇怪、

因為平時、只有在他倆夫婦每朝正用早餐時、英嫂才帶我到他倆席間面前亮一亮相、因為日常、我養父母多不在家中、整日外出交際打理生意、又要應酬、每日不到晚上九、十點都不見人影、但到那時候我早已入睡 、

所以、習慣上每朝我只能在他倆進食早餐時、由奶媽帶嚟見一見、、當啊嫂一見到我、就接手由奶媽怀中抱住我親了一吓、、她對著我又左望右睇後、見我眼角仍有些淚痕、她就回頭問英嫂「 咁早上嚟既 ? B 仔出了乜事 ? 似是喊到過咁 ?」

奶媽就將今早我的所為的好事、及被大嬤怎樣教訓、一五一十講給他倆人聽、當時、他夫婦倆人聽後、不禁失聲笑出嚟、連在旁邊侍候的近身妹仔慶姐也都笑到出嚟、、、19
 樓主| 發表於 14/8/2014 07:10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幼年 ~ 13

在那無憂的幼年 2 至 4 歲時代、每逢到了週五晚、大宅內就熱鬧得多、因幾位年青胡家第二代的包括 ( 五姑姐、六、七、八叔、) 及三代我的長兄勝哥、他/她們都要由遠在府城就讀的中學放假回家、此校 [ 說遠不遠、約有深水埗至深井的距離、惟是當年代交通的不便、就覺得山長水遠 ]

每次他們要在週日晚飯之後必須趕回學校留宿、以使次朝早上點名報到、換句話、每週亦只有五、六兩晚可在家中過夜、而年逢週五、晚飯必在三樓開、多數是由我養母、他們的亞嫂主持、因但凡未出身 ( 成家立室 ) 的第二、三代子姪、每週他/她們所須的零用錢、就是在此餐飯前領取、卻是就冇我的份兒、因為太細未識用錢、、

晚飯後、幾位亞叔多數去搵朋友打波或遇上正放着恰適的好電影就拉隊上四樓睇戲、而我就多被長兄及五姑姐帶入市區遊逛、小食、、這就是我三、四歲童年每週例牌過的日子、

記得有次、在週日中午、五姑姐帶我去公園玩耍、她剛好碰見好朋友後、就把拖住我既手放開、只掛住頃談、忘了我所在、 我見周圍四處在樹木上有雀兒叫、地上有花有草、就不禁自行四處走動去觀望、走吓、走吓竟忘了回頭路是在何方、心一惊就亂走、越行越遠、、而由另一邊大門口行出馬路傍邊

五姑姐她發現與我失散後、就慌忙四處去問人、但她卻往另一邊的大門而找、此門恰恰是與我所在的大門相反方向、、、所以我倆人越來越分開得遠、、她仍找我不到後、就決去就近的警備處用電話、向她的三姐夫 ( 三姑丈 ) 報訊、怎樣把我失去、、、

記得、當三姑丈知悉後、馬上叫發散人員分頭四處去搵、也叫他的侍衛駕駛私傢車載著五姑姐循著公園沿途慢駛找尋、攪到最後、我卻由「 一位途人把我送回五層樓、原來此人是我每朝與大嫲都去那間茶樓、的其中的一位茶客、所以認得我、此事故之後、從此我身邊一定有人跟到十足、寸步不離、直至我夠年齡上學為止、、20
 樓主| 發表於 17/8/2014 07:14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崎嶇童年的 ~ 家破天變 14

無憂無知的幼年好快就過去了、記憶中、我約摸在三、四歲時、剛剛才被送去幼兒班上學的這不足一年內、不知發生了何事、只覺得家中各人心中忐忑不安、近日頻頻見三姑丈搵我父母倆閉門密談、有時見他們郎舅倆人 談後都爭執到面紅耳熱、才行出房門、

如是者大約過了半年後左右、就不再見到三姑姐與及她家的各老表姐表哥妹們出入五層樓、略約聽到大人們彼此間在談話之中、才知三姑姐她已帶著五個孩子共六口、搭飛機去了香港暫居、而姑丈單人仍然在海口上班、

是時值在 50 年 4月中、前幾日、三姑丈亦急忙地搭上飛機去香港、他上機前亦到來找過我養父母密談、、、此事約十多年之後、才知三姑丈他多次在海南島被解放前的一年中、已力勸我我養父母早些把家業財產轉移到香港、、

惟養父他不信會被抄家及沒收、認為平生無害過一人、財富只是父蔭所留、而且所有都是由越南帶回的產業、養父他更固執認為身為長子掌舵者、必須盡守祖業之責、不能棄而逃之、這就是為何他與三姑丈幾次爭到面紅耳熱之前因後果、

就在三姑丈走後不足三日、某朝晨早、我由三樓行出去騎樓望向馬路對面嗰間茶樓時、天呀 ! 只見成條得勝沙路兩邊的騎樓、都排排坐滿許多軍人、此等軍人裝扮與我平時所見的不一樣、無幾耐、我就被二嫲拖回廳中、她再三吩咐不準我再出騎樓眺望、、

自那天起、我就再無機會與大嫲一齊去飲早茶、因如她已臥病在床上、而我亦無學可上、因學校也關了門、我幾位亞叔及勝哥也都留在家中、人人愁容滿臉、整天只在家中走動、各人都坐立不安、而不幸的是、大嫲她老人家就在這段時期內因病失醫過了身、21
 樓主| 發表於 21/8/2014 06:59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崎嶇童年的 ~ 沒收、逼遷 15

五零年尾的期內、更令人心痛的是、我兄長及五姑姐皆不幸患了天花症、當年時市內立笠亂、好的大夫醫生都走哂、或是連門都不開、而藥物也缺乏、因此倆人失醫、雙雙逝世、

接撞而來的噩秏就是五層樓被新政府用遠遠低于市價以當年的八萬元貨幣強行收購歸為國有、限日搬走、而遠在鄉下的多畝田地只剩下幾畝、及兩間座祖屋共有廿二房間、其余都被沒收了、、我養父他被定性為大地主、及按上莫須有的罪名話他抅結蔣匪、如此這般、就被判處二十年充軍遠至黑龍江的勞獄監、

記得搬遷當日、我們一家大細、惟有臨時搬去一間座立在中山路的「大亞酒店」包了一層樓的多間客房暫居、、如此這般過了幾日後、就只有我與養母及二、三嫲搬去五層樓背後的平民區內的一條街道名為「富興街」52 號二樓上的一間大房內居住下來、

不久後、因為鄉下開始攪土改、三反五反等等運動、而我家身為該村內最大的地主富戶、就是如此、那等楂住雞毛當令箭的鄉村幹部、就勒令我養母要回鄉接受審判及要被批閗、

當時我仍未能上學、反正留在家中亦缺人照料、所以就帶我一齊返回鄉村居住在祖屋等待、我母子倆在到達的次天一早就被押到站在村內的一大片空地上、此期間我見到已有大批同村各戶人們被召集到來觀看、他/她們是等著看、曾是本村內最富有的財主婆是怎樣被審判、這時、我見到一位村幹部、當他見到我母子來到之時、就即上前命我母她面對眾人跪下、

在那些算是帶頭領導幹部的引導下、一班曾經租賃耕種我家田地的鈿戶農民們、內中也有受過養母昔日的好處的那些村民、農工、彼等就輪流上到檯上、訴斥指養母以前種種的不是、怎樣去剝削農民、又怎樣刻薄下人等等、那些莫名奇妙的罪狀、、

天呀 ! 當年我年紀須是細小不更事的小子、但我的記性是十分強、長久以來、每隔半年養母她每次回鄉收租及整理打掃兩間祖屋都必攜帶我陪同一齊回鄉、例如她每次都帶著我及有時是小七子 ( 七叔 ) 或是另一男工陪同、前往到某租戶收租、 22
 樓主| 發表於 24/8/2014 06:4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Playboy 於 24/8/2014 07:05 編輯

浮根傳:崎嶇童年的 ~ 屈辱、公審 16

每逢若在收繳租金時、若該戶有困難而交不足欵項時、我母必許多時應允遲收、趟若碰著天旱失收、我母大都不去摧收、只是留在家內、或用這時間去拜祭及打掃老太爺墳墓前的野草、有時若有窮戶人家來求助借貸、我母亦常都多少伸雙手去相扶、

我有一點、想指出証明養母她若非是一位俱善心及有知識 * ( 高校畢業生 ) 的婦人、、那麼她在多年前就不會收留一名來歷不明的小孩的 ( 我 ) 回家視作為親生次子賜之來教養 、

回講當日、 那批平日都受過我母的好處農家租戶者、在村幹部策動下紛紛站出來、指罵我母胡家的不是、尤其有一位以爛賭出名的無賴更為落力指斥我母、力數她是一位見死、不肯借銀兩給他應急之用、

他/她們如此反轉猪肚的的明屈、批閗的三反五反審判行為、他們高舉此乃為窮人翻身之舉、但背後的動機、只是略取富戶奪其財產、据為己有而已、這是人性可怕黑暗另一真面目的相貌、

此次極左的運動、從此它就深深洛印在我心底處、亦永世難忘這些拿著雞毛的小幹部所作所為 ! 從此我對那些但凡是見利忘恩、西瓜靠大邊的不義之徒的不屑所為、痛恨至花甲之年亦不變、

它也令我母感到屈辱的是、她母每次在被批審後、都要來一次自我批評、力証自己過往的不是 ! 就算毫無其事、作亦要作出來、否則當日晚上幾難有一口飯落到肚、

回想那當年的土改、抄富戶地主的運動事件中、用它來對比、現今弱國人那貪婪大戶、大欵及那些在現今中華大地上、彼之目中無人只要指指鼻孔、講句「我老竇是李鋼 ! 」就不可一世橫行霸道、 我是否要替昔日大宅胡家叫句屈 ! 這是什麼弄權為政者的世道 ? 什麼是無產階級的世界 ? 23

* 註:在當年的大宅胡家內的年輕次一代各人、都是上過學校的知識份子、除了上一輩幾位亞嫲、皆是目不識丁之外 、


發表於 24/8/2014 22:04 | 顯示全部樓層
Playboy 發表於 24/8/2014 06:45
浮根傳:崎嶇童年的 ~ 屈辱、公審 16

每逢若在收繳租金時、若該戶有困難而交不足欵項時、我母必許 ...

大佬救命恒指圖爆ㄏ啦。
 樓主| 發表於 28/8/2014 06:44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崎嶇童年的 ~ 判地主族類 17

約過了十多日的公審之後、我家從此就被冠上 ( 惡霸 ) 之家、由此日起、往後的卅多年內、凡属于胡家任何的人都會無運好行、、在鄉下當時期、我母在被審完後、就帶我返回海口、她將我交托給二、三嫲看管後、、就自己單人遠赴黑龍江探望我養父、

此後、在她南回時只到廣州為止、、她在廣州市得到同學的幫忙、在近上下九 ~ 揚巷路某號的一間綉花廠、搵到份針綉工作的岡位及與另外三位工友同租一房居住、、

養母她自出身以來、從未受過在鄉下那樣屈辱式的審判、在短短半年多內、遭逢連串的不幸、夫被判廿年勞改、長子離世、故此、她就發誓至死也不會再有返回去海南島之意、、

回講、我住在富興街的約年幾的時期內、兩位亞嫲將合份由于售賣五層樓所分得每人的三仟幾元、各自出資一半在樓下租賃半邊鋪位開一間小食飯店做些小買賣、她倆老僱用以前的近身及我奶媽幾人幫手打理店鋪內外的工作、

我就在 51 年 尾期間可以上小學就讀一年級、但約在 53 年中、兩老所開的小食店因她倆人從未做過任何工作、兼經營管理不善的小食店因虧損甚多、惟有執笠、

此期內、恰好浩八叔他服完 ( 海軍 ) 兵役後、在上海與認識的女朋友結婚、八嬸她姓魯、夫婦倆人被派回到夫家原藉海口就業、及後八叔在港務局工作、八嬸她就被分配到在當年在 [ 新華南路 ] 尾 ~ 斜對面就是 { 海南日報印刷廠 } 的一間可有規模的幼稚園任教、而也有宿舍供給、

兩老在結束小食店後、八叔就負責照顧二嫲她及我、而三嫲就由仍留在海口已婚及育有兩女的澤六叔照顧、六叔他在 ( 市電力公司 ) 任職、六嬸黃就在 ( 市財政處 ) 任職、家居新華北路、24
 樓主| 發表於 31/8/2014 07:20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崎嶇童年的 ~ 冷暖自知 18

而我從此之後的每日、都要沿著新華南路行到新華北路近中山路口前一條小名叫 < 倒夜香 > 巷內 一座三層高的市四小學校上課、 [[ 因當年不少家居內還未有水廁設備、所以些此條小巷的集中操作該區倒夜香的工序、它也因此聞名海口市 ]]、 、

從此往後的幾年內 ( 由 53 年至 56年尾 ) 我在晨早逢須上學的日子、一邊行一邊食著隔晚特意用剩下的飯尾造成一舊的飯團用作早點、每早都要步行約廿分鐘路程才到達學校、這就是我年來每朝孤單的里程、

我知道、疼惜我那兩位亞嫲、她們已是有心無力再細心照顧及我、因她們亦是靠兒子媳婦照養、最愛護我的兄長及五姑姐皆已不在人間、大姑媽、與陳姓姑丈、二姑姐及雲姓姑丈、都在解放後長居廣州不回海南島、小七子 ( 汪七叔 ) 亦在五層樓被收歸國有幾日後、也遠赴廣州落地生根長居、故此我在日後漫長的歲月內、只有靠自己在寄人籬下的環境下爭扎求存、也學會看人們的眉頭眼額、要知所進退、

自幼我就對數目字有特別的興趣及強烈敏感度、在 51 年、我被派到市四小學就讀、由小一起至小五還未升上小六學年間內、卻是在算術那一科、無論是測驗或考試、都是名列班上的前矛三名之內、

因我平時都幾得人緣、又抵得諗、記得那年代、我幾次申請入紅領巾 { 少先隊 } 都不獲批準、原因只有一項、家庭成份不合格、這是那年代必須的首要條件、管你是否白痴或聰明過人、通通也不在考慮之列、

在升上三年級時、我在班上與幾位死黨同學組織一個專在夜間晚飯後、約由七至九的兩小時內、用作補習算術科及做功課為主的小組、在此組班內、有男也有女、他/她們的名字至今我仍記得、、25

 樓主| 發表於 4/9/2014 07:1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Playboy 於 4/9/2014 07:29 編輯

浮根傳:崎嶇童年的 ~ 知慳識賺 19

我及二嫲兩人、自得到八叔照料之日起、嫲嫲怕我年幼不知好歹、惹人討厭、她老人家每餐 ( 只有我兩嫲孫 ) 食飯時都提教我、必須銘記、只能一啖飯一啖餸、切勿只顧夾餸而不爬飯、當碗空飯完、就要收筷離檯、不能貪之無厭、此等的教悔、直至現今已成為我多年來的習慣、也養成不貪非己之物、

由 54~55 年 ( 8/9 歲 ) 那兩年的夏季內 ( 它是海南每年數最為悶熱的氣候 ) 、在那段日子內、每天只得亞嫲俾一角子零用錢、每一週、都有抽出一日在中午時份去隔離中山路到電力公司探望六叔、因為每一次他見到我來、多少都會給一毫幾分錢俾我、這是我在那段日子內的錢財收入的來源、

我除了週六、日兩晚不要到自修組補習外、每到星期六、日午後就去東門街市入六七把紙摺扇、初時每把成本二至三分錢、後來日子耐、與老板相熟了、就以每一角子批五把賣俾我、而在晚上、我就每一把以四~五分錢賣出、我多數去解放東路的和平戲院門前廣場及對面們的工人文化宮門口在人多聚的地方叫賣、趟若仍有未賣得出時、就在開影戲後、入去戲院內再推銷賣、、

在此、有必要寫部份與我海口市五層樓有連帶著的親戚關系、在和平戲院任職守門查票員之內中有一人、因他是坤字輩、與我養父是堂叔伯兄弟、我叫他為 ( 光叔叔 ) 、他父親乃我老太爺之次弟、 而老太爺的三弟、因無子祠承繼香燈、老太爺在生時、早已將我六叔過契給他為 ( 子祠 ) 、、

所以、我每在開戲後、就不須要用花費票錢、才可再入去戲院內銷賣、這是其他賣扇的小子之所不能也、因會加重了他們本錢、故此在戲院內的買賣無形中變為我的獨市生意、、略計之下每個星期我都有二、三角錢收入、扣除了本錢外、我只留下些少利潤、余數全都孝敬二嫲、讓她買些檳榔來享用、

在 53 年寒假、因為接到小七子 { 七叔 } 通知年尾時、要在廣州結婚、七嬸崔氏、她是廣州本地人、故欲請二、三嫲兩老、去廣州主持婚禮、 26

 樓主| 發表於 7/9/2014 16:19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崎嶇童年的 ~  北上會母 20

當年、如要由海口北上省會 ~ 廣州市、水路是大多數人的選擇、因海口市至廣州市、每星期都有兩班對開定期斻線、好採的是、我八叔他在港務局任職、可以購買家属特價的平宜船票、因當年二嫲她老人家有些行動不便、故此、兩老商量後決定由三嫲獨自帶我北上、其用意是趁此機會讓我見見相隔兩地多時的養毋、

在上船當日、我不知咁幾歡天喜地、雀躍到行兩步就跳一共步、因此次是我第一次離開海南島前往異地、無限的虛浮之想當然的幻象、不斷在腦袋內閃閃而過、、

那一次、船在開航後次天、就遇上都幾大的風浪 ( 當年我不知亦不識什麼是幾多級風的訊號 ) 、只知全船的搭客都嘔吐到臥床不起、我三嫲亦不例外、惟獨是我、不知什麼叫做暈船浪、只知好刺激、仍然週處走、去觀看汹湧的浪花狠拍著船徬而來、、到了開飯的時候、亦也只有我單獨一人仍可在飯堂內等食飯、、

記得當時有一船員服務生、他對著我說、小孩子、你是天生可以在風浪內生存的人、一別副行船命、對于我來言之、他是講對了、在十一年後 ( 65 年 ) 、我就真的當上海員、漂洋蕩海行船去 、

在第三日、船到了廣州市靠岸、我及三嫲收拾好小量輕便的行裝、離船步上到碼頭、行了無幾遠、我望見在閘門那處、見到多個熟悉背影的人、她 / 他們內有我養母、儀姑姐 ( 二姑姐 ) 及小七子 ( 汪叔 ) 等人來接船、但未見籣姑媽在內、

當我一見到我亞嫂 ( 養母 ) 就掙脫那被亞嫲拖著的小手、快步扑埋去攬實養母的雙腿、昂高頭仰望相隔多時日夜想念著的慈祥和藹臉孔、、惟在這時刻內、我見到的是她眼內已泛瑩光、淚亦下滴到我的小臉上、、、

這時候她彎低腰、將我抱起及呵護我的臉、也用手輕輕拍拍我的背後、她這簡單的動作、猶如令我置身春暉之裡、像是重回到舊時在五層樓家中的一般情景、、27
發表於 7/9/2014 17:24 | 顯示全部樓層
謝分享
發表於 9/9/2014 11:47 | 顯示全部樓層
Playboy 發表於 7/9/2014 16:19
浮根傳:崎嶇童年的 ~  北上會母 20

當年、如要由海口北上省會 ~ 廣州市、水路是大多數人的選擇、因海 ...

真感人啊!有時回味儿時在廣州生活的情景,有如象昨天的事一样,
 樓主| 發表於 9/9/2014 17:56 | 顯示全部樓層
叉燒 發表於 9/9/2014 11:47
真感人啊!有時回味儿時在廣州生活的情景,有如象昨天的事一样,

老叉、

你成日問我、係吃 [ 乜嘢 ] 大的 ?

大舊、你睇落去就知 !

 樓主| 發表於 11/9/2014 07:15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崎嶇童年的 ~ 大鄉里出城 21

二姑姐及七叔這時也行埋來、帮手接過行李、一行人就先去三嫲及我已被按頓在二姑姐家內暫住、、當年、二姑姐全家七口子、計 :雲姓姑丈、瑩、 *瑜 兩位表姐、五歲荃表弟、及三歲琳、一歲的瑛表妹、、、

姑丈他的貫籍亦是海南文昌人、早年是國民政府的中級文官、曾在南京及廣州就任、臨到國民政府戰敗退守臺灣、而姑丈他並無跟隨、話是他乃一介書生、相信新政府不會對他有任何的不公、故此、他一家大細仍留下在廣州市不想離開遠走流落它鄉、

姑姐她的家在與中山四路好接近交界處的榨粉街某後座內租有兩個房間、以佔用地計、一家七口應是綽綽有余、臨時加多我兩嫲孫住入、也不大問題、、七叔他將置的新居是在人民中路背後的白沙巷某號之三樓的一個房間、故此他冇多余的地方照顧我兩嫲孫的住宿、

我自出世後、一直只在南方地區 ~ 海口市及文昌鄉下兩地走動、從未見大城市、也未曾試過好似廣州市咁寒冷的氣侯、 冷到我嘴唇爆拆不旦止、連小腿上下五寸之處、亦見到龜裂痕蹟、最慘還是無熱水冲涼、若要想有熱水用、則須出去中山四路口付近一間專門售賣供應熱水的小店、每茶煲咁大的熱滚水、叫價五分錢、

記得、在兩日後、那天是七叔結婚及在當年新亞擺酒的日子、我們大細眾人都齊齊到去飲宴、到達酒樓後、我記得是沿著樓梯上去的、因為酒席擺在二樓、在開席之前、我及幾老表就四處玩耍走動、當我獨自又再沿樓梯落到大堂時、就看到有個好似箱仔一樣大的兩扇門打開、見到有一個男人行入內、這時那兩扇門就慢慢關上、

當時、我眼定定看著這箱仔、腦內不閃出問號、他入去做乜 ? 但過了好短的一陣間、、又見那箱仔兩門再打開、惟是早前那男人不見了、而箱子內卻是有一個女人行出來、這情境當堂把我嚇到一跳、嘩 ! 唔通這是一個魔朮箱、可以將男人變成女人?! 28

* 註 :
瑜姐與我同年、惟計月份、以她為大 、
 樓主| 發表於 14/9/2014 07:05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崎嶇童年的 ~ 離鄉別井 22

我連稍停一秒鐘都怕遲、馬上轉身奔上樓、急不及待將我見到那箱子如何將男女互變的魔朮、一五、一拾話俾三嫲及養母知、、、誰知那兩位表姐一聽完之後、就笑到碌地、這時、二姑姐對我講、嗰個箱仔是一部搭人的升降機、傻仔 ! 在晚宴幾日後、我及三嫲就要離開總共只逗留一星期左右、的廣州市返回海口、、因我就快開學、、

自離開廣州、轉眼就過了幾年、在不足的三年內 ( 54 ~ 56 年 )、我一直是過著自我孤單上學的日子、只有間中参與 [ 光堂叔 ] 那幾位兒女、一齊去玩耍、我的象棋捉法是堂兄 ( 真哥 ) 他教識我的、卻是在我體會棋艺路數之後、不足半年內、他已再不是我的對手、故真堂哥、往後幾拾年內、都笑我、乃是指我正一是教識徒弟無師父的小子、、

56 年中、日子越來越困難、因食用、物品日漸短缺、三反五反運動芻形漸漸形成、、 八叔夫婦兩人雖是公務員、收入算穩定、惟是、八嬸這時身子已怀孕、應見不久將來必會再加重彼等的負擔、、當時期、八叔惟有與兩母及六叔商討、怎樣是對我的未來前途會否有更好的按排 ? 因為八叔恐怕再過最多半載後、他實無力繼續再照顧我下去、、

結果、他們終於認為應該讓我北送上廣州、把我交回養母負責照料是上策、况且、在廣州總比在細小的海口市好得多、此時期、我剛好考到可升六年班、但因這樣的變動、就必須停學不能再繼續升讀六年級、 故此我中文語言在那年時的水準真是少得可憐、只有五年級而矣、、、、

56 年署假中、我又再執拾些少個人的行李起行、臨別時、我對著二嫲依依不捨、淚流滿臉拜別她老人家、而她亦眼淚濕濕、用手輕撫我背、我知道、以她目前的健康及年紀、日後、我還有否機會在她膝下與之歡聚 ? 應属未知之數、惟不幸言中是這次分離後、也是她老人家攜帶及呵護我足足拾年之久的最後一別、因老人家離開時、我卻身處海外、 [ 這是後話 ] 、、29
發表於 17/9/2014 09:06 | 顯示全部樓層
期待中
 樓主| 發表於 18/9/2014 07:13 | 顯示全部樓層
浮根傳:崎嶇童年的 ~ 首賺工錢  23

此次重臨廣州學上次一樣、也是搭客輪但風平浪靜、只須頭尾兩日就到步、亦是仍由三嫲她帶著我北上、此次的離開故鄉去投靠異地、也是我從此拜別小學的書友同學們、不知何年月日才再歡聚一堂、、因我足開始踏上茫茫的前路之時、剎間也不知何處是我葉落歸根之地 ?、、、

到了廣州、本來我應去同養母一齊住、惟是她當年時只與其她三位同時合租一房、四人分用兩張上下格床、根本無空間可容納我同住、每一日我母她需要上班、難以照顧我日常的饍食、況且在白天、要我單獨留在房間內會產生安危問題、亦也難放心、、

經商討後、仍是先到二姑姐屋企暫寄宿住、而三嫲就在人民中七叔家暫住、至于我的食用花費、就由養母按月負責供給、、一班老表見到濶別兩叁年的我、又次再聚一堂玩耍、她/他們皆雀躍歡迎、尤其荃表弟、、

好快、已到了該學期開始上課日期、但我竟不能報讀任何一間學校、因快將會實行戶籍制度、這主因是令我不能在廣州市就入學讀、此等戶籍制度與票証制度、卻也機乎令我連一口的糧食、也得不到配額、

故此我註定無機會再上學、、對此困境、姑姐及我母都毫無頭緒、一視諤諤、不知怎辦 ? 開學了、由星期一至六、老表們都上堂去、姑姐也須上斑、只剩下姑丈及我兩人日日在家內、所以我在初期日日無所事事留在家中、

姑丈他的工場是自設在家居中 ( 幾月前已搬到禺西一路 3 號 )  他用 ~ 土法倒模 ~ 制造出 ~ 錫 ( 茶匙羹 )  的小手作為生、而家中的偏廳就是工作間、那年代姑丈用的 { 模 } 非是用高級鋼鐵構造的、它只是用泥土混合粗塑而成的模碗、上下模好難合得緊密、故此倒出的匙羹那揸柄就有參差不齊的菲口、非要加用人手把它銼平、夾滑才交貨、

這時、他見我反正日日在家中孤單得很、就以每一隻、用一分錢叫我帮手銼菲口、銼夠一百隻就得一元、這就是我的第一份工、30

每逢 ~ 星期四、日、帖出••
發表於 20/9/2014 14:57 | 顯示全部樓層
Playboy 發表於 18/9/2014 07:13
浮根傳:崎嶇童年的 ~ 首賺工錢  23

此次重臨廣州學上次一樣、也是搭客輪但風平浪靜、只須頭尾兩日就到步 ...

我童年比你好多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聯絡我們|手機版|黑期指數|KC18 股票論壇

GMT+8, 25/2/2020 07:07 , Processed in 0.062067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