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C18 股票論壇

 找回密碼
 註冊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1957|回復: 2

熱錢流入規模或超萬億元 沒有證據顯示流入股市樓市

[複製鏈接]
發表於 10/5/2013 10:1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馬上註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鬆玩轉社區。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熱錢流入規模或超萬億元,主要流向彙率利率套利,沒有證據顯示流入股市樓市

【 時間:2013-5-10 8:57】



熱錢流入規模或超萬億元 沒有證據顯示流入股市樓市
2013年05月10日 03:13 證券日報

  熱錢來自哪裡?規模有多大?流向何處?何時撤離?

  萬億元熱錢魅影閃現 五專家解讀四謎團

  熱錢主要流向彙率利率套利,沒有證據顯示進入股市、樓市

  ■本報記者 於德良

  本報見習記者 肖懷洋

  熱錢,就是一個難解的達芬克斯之謎。

  在人民幣持續升值,投機資金加速湧入中國的壓力下,5月5日,外彙局出台了《關於加強外彙資金流入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旨在加強銀行結售彙綜合頭寸管理,防範外彙收支風險,緩解熱錢流入的壓力。此舉被解讀為監管部門出手“圍剿”跨境套利資本的舉措。

  這一輪進入中國的熱錢與以往大舉挺進股市、樓市不同,現在沒有明顯跡像更沒有確切證據表明,這一輪熱錢進入了中國的股市、樓市,那麼,這些熱錢來自哪裡?規模有多大?又流向何處?何時會撤退?為此,我們邀請了農業銀行(2.74,-0.01,-0.36%)首席經濟學家向松祚[微博]、興業銀行(18.22,-0.20,-1.09%)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微博]、民生銀行(10.35,-0.02,-0.19%)金融市場部首席分析師李志強、瑞穗證劵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廣東社科院綜合研究開發中心主任黎友煥就上述問題闡述了各自的獨到觀點。

  人民幣彙率迭創新高


  熱錢湧入壓力持續加大

  人民幣對美元彙率新高仍在不斷刷新。中國外彙交易中心的最新數據顯示,5月9日人民幣對美元彙率中間價報6.1925元,較前一交易日大幅走高55個基點,連續創彙改以來新高。就在上一個交易日,美元對人民幣中間價報6.1980元,大幅升值103個基點,首次突破了6.2關口。與此同時,5月9日人民幣對港幣中間價達0.79806元,繼上一交易日首次突破0.8元之後,再創新高。

  今年以來,人民幣升值趨勢強勁。尤其是4月份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彙率中間價已有10個交易日創出2005年彙改以來新高,升值達749個基點。而2012年全年,人民幣對美元彙率僅升值146個基點。

  人民幣彙率屢創新高的同時,另一項重要的相關數據也在攀升。中國人民銀行最新統計數據顯示,截至3月末,我國全口徑外彙占款余額約為27.068萬億元,其中3月份新增外彙占款2363億元。加上2月份的2954.26億元和1月份的6836.59億元,我國一季度新增外彙占款達12154億元,創歷史新高。並且,數據顯示外彙占款已連續4個月增加,業內人士認為這表明熱錢正加速持續流入中國。

  澳新銀行發布的研報分析,由金融套利驅使的熱錢流入,對中國貨幣政策帶來挑戰。大量熱錢流入也對人民幣彙率產生了壓力,因此政策制定者應該會對貿易狀況有更加准確的了解。交通銀行(4.73,0.00,0.00%)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表示,從去年底至今,熱錢流入的增速和增量都在加大,這可以看作是熱錢流入的第一個階段,預計接下來流入的速度有所放緩,但整體趨勢一定是淨流入,不會出現淨流出的狀況。

  在此背景下,國家外彙管理局也剛剛發布了防範熱錢的有關通知,要求加強外彙資金流入管理,防範跨境資金流動風險。一場阻擊熱錢的戰鬥剛剛拉開序幕。

  熱錢來自哪裡?


  貿易和外商投資兩大渠道

  由於中國實行資本項目高度管制制度,境外資金進入中國的合法合理渠道是QFII和RQFII,但這部分資金規模有限額,是可控的,而進入中國的大部分熱錢是通過其他灰色途徑,主要包括外貿渠道中的虛報進出口商品價格、外商直接投資的虛假出資和虛報虧損、海外彙款等。

  根據廣東省社會科學院《境外資金在我國大陸異常流動研究》課題組的跟蹤,目前熱錢流入我國多達近百種途徑,但不同時期各類渠道流量規模的變化不定,主要是根據各自環境的變化導致各類渠道流動成本的變化而變化。

  熱錢領域研究專家、廣東社科院綜合研究開發中心主任黎友煥表示,國際熱錢要進入中國內地,通常會以中國香港作為中轉站,通過中國香港的相關媒介和渠道,安全、便利地進入內地。他認為,不少國際熱錢不便於直接進入中國內地,於是就以中國香港為套利市場,但在巨資囤積中國香港的引領下,其他中國香港資金會自動進入內地獲取更大的利潤。以今年第一季度為例,貿易渠道就出現了井噴現像,外商投資渠道也出現了過去幾年來不一樣的變化。

  近幾個月,通過偽裝在正常的貨物貿易下,企業的套利行為規避了更嚴格的資本項目監管,造成外貿數據(尤其是保稅區數據)虛高。瑞銀估計,外貿數據,尤其是出口增速一季度虛增了6-8個百分點,這也增強了外彙流入和人民幣升值的壓力。已經公布的一季度外貿數據的異常似乎也對熱錢借道中國香港流入內地提供了佐證。數據顯示,今年前兩個月內地對我國香港、台灣的出口分別同比增長92.9%和44.9%,如此規模的進出量歷史上較為罕見。一季度內地和我國香港雙邊貿易總值為1098.8億美元,大幅增長了71.2%,占內地外貿總值的11.3%,躍升為中國大陸一季度的第三大貿易伙伴。同時,一季度的海關特殊監管區的貨物貿易量達到1146億美元,增長了1.3倍。

  另外,中國海關4月10日發布的數據顯示,中國3月份的出口額為1821.9億美元,較去年同期增長了10%,進口額為1830.74美元,同比增長了14.1%。中國對美國出口同比下滑了6.5%,低於上月的15.7%;對歐盟出口下滑了14.0%,低於上月的16.5%;但內地對中國香港的出口則增長了92.9%,這是自1995年3月以來的最高同比增速。

  黎友煥對本報記者表示,“貿易渠道歷來就是熱錢跨境流動的重要渠道,最近的外貿情況表明,熱錢加大了從貿易渠道的方式進行流動。3月出口數據存在虛高,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境外資金的流入通過了貿易渠道,同時迎合了地方政府造假外貿的需求,促使了出口數據的高居現像。”

  瑞穗證劵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指出,當前,不僅外彙占款增加,2、3月份出口數據高於市場預期,也說明了資本流入的局面。因為這兩個月,中國對各區域出口差異卻十分巨大,如對中國香港與東盟國家的貿易出口仍舊異常高,而對其他地區,包括美日歐等發達經濟體的出口卻非常令人失望。

  通過觀察,沈建光發現部分企業存在同一批貨反復通過香港進出口的現像,而這正是掩蓋了資金流入國內的目的。

  熱錢規模有多少?


  流入或超萬億元

  熱錢流入國內已經是不爭的事實,只是對熱錢流入的規模各方推測不同,甚至大相徑庭,讓人宛若霧裡看花。業內通常以外彙占款來衡量熱錢進出的規模,嚴謹一點的以簡單公式:熱錢=外彙占款-FDI-貿易差額來計算。據此推算,今年新增外彙占款可達2萬億元人民幣。

  央行最新發布的貨幣當局資產負債表顯示,截至3月末,央行外彙資產為246103.34億元,較2月增加2880.8億元。今年前3個月,央行外彙資產較去年年底增加9433.41億元。從2012年12月起,央行外彙資產已經連續4個月增加,規模達10899.51億元。一季度新增外彙占款1.2萬億元,刷新歷史紀錄。其中,3月份2363億元的新增規模雖然較2月份的2954.27億元和1月份的6836.59億元有所縮小,但全口徑外彙占款已經連續4個月實現正增長。

  外彙占款是中央銀行及商業銀行收購外彙資產而相應投放的本國貨幣。貨幣當局外彙資產是央行購入外彙所形成的人民幣投放,該數據被視為觀察跨境資金流動的重要指標。央行外彙資產的走勢與新增外彙占款一致,但規模會略低於金融機構外彙占款。

  民生銀行金融市場部首席分析師李志強認為,外彙占款增加,有幾方面因素。去年國內經濟增速下滑,國際資本不看好中國經濟。反觀美國房價慢慢回升,股市漲勢也很好,兩方面原因導致熱錢流出跡像明顯。但是去年四季度中國經濟出現起色,國際資本認為2013年中國經濟處在估值窪地,前期流走的資金回流,外彙占款開始增加。此外,證監會對海外投資者放松,啟動RQFII等一些積極姿態,也會增加外彙占款。總體來說,這表明外部資金看好中國經濟機會。

  而在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看來,從外彙占款的增加來看,可以肯定存在國際資本流入。但他指出,“熱錢”是一個並不精確的概念,因而就不便斷言是否有熱錢、及熱錢的規模問題。從過去的歷史數據觀察,這種流入的狀態,主要與人民幣升值預期、國內外市場利差(不是基准利率的利差)密切相關。這種套利行為,有的可能在金融市場上套利,有的則不過是實體經濟企業自發的逐利表現,比如,在人民幣升值預期下,有對外經濟活動的企業采取人民幣質押貸款外幣,借助目前美元的低利率和人民幣的升值來降低其融資成本。

  熱錢流向哪裡?


  進行彙率利率無風險套利

  中國農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向松祚表示,一季度我國外彙儲備增加1300多億美元,貿易順差只有430億美元,FDI外商直接投資299億美元,差額怎麼解釋?不能說都是熱錢,但肯定有熱錢的成分。海外媒體非常懷疑我國一季度進出口數據的真實性,是否有出口“空箱空轉”套取外幣資金流入的問題?不能說完全沒有。這些都是量化寬松導致人民幣單邊升值預期的結果。熱錢流入的領域很多,主要是資產市場,做彙率和利率套利也很賺錢,而且是無風險套利。彙率的升值和彙率動蕩本身對我國出口企業非常不利。他指出,人民幣彙率應該更加穩定,彙率形成機制可以適當做些調整。目前的彙率中間價形成機制似乎是一種“順升值周期”的機制。

  李志強認為,外彙占款就是外部資金流進來兌換成人民幣,變成人民幣之後就很難監測流向,很難再區分哪一部分人民幣是熱錢。但可以注意一個現像,從去年底開始居民儲蓄存款增長比較快,尤其今年1、2月份,每個月都增加1萬億元左右,同時期企業存款卻沒有太大變化。可以看出外彙占款影響到了個人存款數據。一般來講,熱錢可能用於買房產,但不太可能用於固定資產投資、企業生產性的投資和基建投資。3月份固定資產投資增速也不高,環比還有所回落,工業增加值增速3月份也在回落。目前看熱錢還沒有明確投向,只是以資金形式體現在存款上,還沒有大量湧入實體經濟。

  黎友煥說:“預測熱錢的流向要抓住熱錢的本性。我曾經預測‘熱錢會潛伏房地產領域,並且由一線城市轉移到二、三線城市’,這是2007年和2008年的事情,幾年來熱錢的走勢也充分表明我當時的預測是准確無誤的。甚至在幾年前,我再次預測熱錢會繼續投機一線城市房地產,時至今天,我當時的預測還是對的。多年來對於熱錢走勢的分析與預測都表明,我們的方法是對的,我們的結論是可信的。而我們預測的根據是綜合各種分析方法的結果,最重要的是我們抓住了‘熱錢追逐利潤的本性’與經濟形勢尤其是國內資本市場發展趨勢的結合。”

  黎友煥分析道,國五條出台後,熱錢極度關注國內房地產走勢,但情況表明,房地產綁架了地方財政和地方政府的理性決策,絕大部分地方政府利用政府行為的“惰性”特征化解了“國五條”的強制性效果,於是熱錢繼續從房地產投機中獲利。熱錢對房地產調控也存在糾結的預期:一方面,認為中國政府很難下決心拉低房地產,尤其是當前經濟存在下行壓力的背景下,房地產可是“一業興百業榮”的產業,如果房地產出現較大的價格下滑,對經濟的影響巨大。

  況且房地產價格調控難度巨大,一旦把握不准,出現崩盤的話,經濟社會都可能存在不穩定性;另一方面是如果房地產調控政策真的發揮效能的話,繼續投機房地產將出現虧本。因此,根據我們課題組五一長假對熱錢投資動態的調查,對熱錢是否流入房地產存在分歧和觀望。

  熱錢何時撤出?

  取決於美量化寬松退出


  及我國彙率市場改革

  逐利是熱錢的本性,一旦失去博取利益的土壤,敏感的熱錢就會如潮水般而退,這將給所在國家的金融、經濟造成影響甚至破壞性的惡果。

  沈建光認為,發達國家實行異常寬松的貨幣政策,對我國存在不利影響,包括:出口需求降低、人民幣升值以及對華投資減少等等。例如,3月中國對美國、日本、歐盟的出口分別下降6.5%、10%和14%。而人民幣彙率方面,盡管2012年9月以來,人民幣兌美元維持在6.2-6.25元之間,但人民幣實際彙率已經升值了5.8%。除此之外,另一個風險也值得我們警惕,盡管當前中國面臨資本流入的局面,但有朝一日美國量化寬松一旦退出,這種局面將可能逆轉,資本大規模撤離對於中國脆弱的經濟復蘇顯然是一個重大打擊。

  李志強分析,目前看熱錢還沒有明確投向,只是以資金形式體現在存款上,還沒有大量湧入實體經濟。一般來講,熱錢可能用於買房產,但不太可能用於固定資產投資、企業生產性的投資和基建投資。3月份固定資產投資增速也不高,環比還有所回落,工業增加值增速3月份也在回落,也就是說,至少熱錢沒有進入實體經濟的明顯跡像。

  從外彙占款的增加來看,魯政委肯定了國際資本流入中國的現狀。但他說,“熱錢是一個並不精確的概念,因而就不便斷言是否有熱錢、及熱錢的規模問題。從過去的歷史數據觀察,這種流入的狀態,主要與人民幣升值預期、國內外市場利差(不是基准利率的利差)密切相關。這種套利行為,有的可能在金融市場上套利,有的則不過是實體經濟企業自發的逐利表現,比如,在人民幣升值預期下,有對外經濟活動的企業采取人民幣質押貸款外幣,借助目前美元的低利率和人民幣的升值來降低其融資成本。”

  外彙局近日發布新規,對虛構貿易背景、套利交易、異常跨境資金流入等行為,提出警示及相關防控措施。這也是中國首季外貿數據引發熱議後,監管部門的首次公開實質性舉動。

  5月5日,外彙局發布《關於加強外彙資金流入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要求各地外彙管理部門應強化對進出口企業貨物貿易外彙收支的分類管理,同時加大核查檢查與處罰力度;要求各中資外彙指定銀行應加強銀行結售彙綜合頭寸管理,並嚴格執行外彙管理規定。有業內分析人士預期,新規的巧妙之處就在於,由於加強了銀行外彙存貸比的規範和限制,既能減少當下跨境資金大幅流入,又對未來資金大幅流出國內市場做出防範。套利資本流入未來預計放緩,而且下半年還不排除有資本流出的可能。

  瑞銀分析認為,由於未來投機性的外彙資本將更難流入,銀行也需要購入外彙以滿足外彙貸存比要求,外彙流入以及人民幣升值壓力可能會有所減弱。這可以為彙率市場的進一步改革(包括擴大人民幣每日交易區間)創造一個更加中性的環境。

 樓主| 發表於 10/5/2013 10:20 | 顯示全部樓層
海量熱錢湧入調查:同一筆貨物“出口”80次。(1)境內企業通過偽造出口獲得境外貸款的資質,由此套取外彙入境。如此這般,這筆“本金”既可以獲得利率和彙率的差價收益,也可以用來購買銀行短期理財產品。(2)一筆1000萬元的貨物“出口”80次,可以貢獻8億元亮麗的出口數據。

【 時間:2013-5-10 8:56】



海量熱錢湧入調查:同一筆貨物“出口”80次
2013年05月10日 02:01 第一財經日報


  “香港一日游”再調查:企業通過虛假貿易獲取境外低息貸款,或用於彙差套利或投資理財產品

  李溯婉 孫紅娟

  一筆1000萬元的貨物“出口”80次,可以貢獻8億元亮麗的出口數據。

  劉濤(化名)是深圳一家電子出口企業老總,這個“深喉”昨天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揭開了一些外貿企業出口虛增的“暗道”,其中一大隱蔽手法是,境內企業通過偽造出口獲得境外貸款的資質,由此套取外彙入境。如此這般,這筆“本金”既可以獲得利率和彙率的差價收益,也可以用來購買銀行短期理財產品。

  這類猶如禿鷲般逐利的資金便是業內俗稱的熱錢的一種。就近來說,造假企業通過“出口”香港就能獲得這樣的套利資金。

  解剖類似的案例可以部分解釋近期內地對港出口“坐火箭”的原因,亦成為海關和外彙管理部門有的放矢加強監管的現實教材。

  漂亮的數據

  海關總署周三公布的數據顯示,4月進出口數據均明顯高於市場預期,其中出口同比增長14.7%,高於上月的10.0%。前4個月,內地與香港雙邊貿易增長66%。而在3月份,內地對香港出口則增長了92.9%,創造了從1995年3月以來的最高增速。

  事實上,就在海關公布4月數據的前兩天,國家外彙管理局發文要求嚴打貿易項下可疑操作。結合人民幣自4月下旬的連續狂飆,有關熱錢借道經常項登陸的猜測成為市場主論調。

  亦有多家外資機構引用韓國、中國台灣以及中國香港的數據稱,其進口數據與海關公布的出口數據不盡相符。

  盡管海關總署曾強調,內地對香港的出口和香港對來自內地的進口統計方面存在口徑等差異,但市場認為這不足以完全解釋數據高漲的全部原因。

  法興銀行經濟學家姚偉稱,內地與香港的貿易數據存在一些貓膩,主要原因是存在大規模投機性資本借道貿易賬戶進入內地。

  本報記者根據海關總署的公開數據計算,4月內地與香港的貿易同比增長了55%,而對其他國家和地區的增幅則是12%;同時,內地對香港貿易順差為382億美元,而當月整體順差規模是182億美元。

  “與我們交談過的一些企業承認,他們正在進行一些利率套利行為。我們估計,這對貿易規模增長數據(包括進口和出口)形成的偏差約為3~8個百分點。”姚偉在其報告中指出。

  國信證券首席分析師周炳林則稱,(內地與香港貿易轉口數據兩端)偏離的部分原因就是企業虛報出口騙取退稅以及虛假貨流配合資金入境。

  經濟學家們坐在辦公室的分析得到了劉濤現實案例的證實。

  “同一批貨物,假如通過‘香港一日游’等貿易形式反復來回80次,出口1000萬元的貨品,將變成8億元。”他說,企業這樣進進出出反復倒騰,目的未必是為了騙出口退稅,根本原因還是使大量資金通過貿易的渠道進入了內地。

  通常來說,企業制造虛假出口的目的包括這幾類:騙取出口退稅;降低銷售稅負(為規避內銷稅率,采用到港澳“走一遭”的方式,再以幾乎零關稅進口內地);“搬運”熱錢入境套利。

  3月份貿易數據令市場眼前一亮之時,本報就報道,有公司通過深圳保稅區貨物“兜圈游”日賺彙率差200萬元。

  “對外貿易熱起來,並不是國際經濟形勢好轉在推動,最大的推手竟然是‘理財’驅動。”劉濤說。

  操作手法

  在整個熱錢套利鏈條上,偽造巨額貿易是第一步,關鍵步驟是通過“內保外貸”獲得外彙資金。

  所謂“內保外貸”,是指境內企業向境內銀行出具信用憑證等擔保條件,並在銀行存入一定金額的資金後,其境外子公司可以從境外銀行獲得融資。比如,企業在內地銀行存入一億元,香港公司那邊銀行貸出美元或港元。

  劉濤稱,企業的產品自己賣給自己,手中拿著貨物貿易齊全的單據,要辦理“內保外貸”業務不難。

  以香港為例,劉濤說,內地銀行與香港銀行之間的利率差,內地銀行推出五花八門的理財產品,以及今年來人民幣升值加速,這三大因素,促使一些人通過貿易渠道把境外的資金調到境內。

  本報記者了解到,在香港地區港元貸款年利率一般是2.25%至2.5%、美元是2.19%,而內地五大行一年期存款利率是3.25%。一般中小銀行存款利率為3.3%。

  這樣就存在一個百分點左右的利差,假如有1000萬元資金,“利潤”就是10萬元。此外,還有人民幣升值的因素,以及各種動輒4.3%以上年收益的理財產品,1000萬元資金進來,一年收益不下幾十萬元。

  “但僅1000萬元是不夠的,必須騰挪分拆出多個1000萬,要設法像孫悟空一樣吹毛變出無數小猴,貨物貿易就是最好的載體。”劉濤說,同一批產品進進出出多次,就可以把1000萬元的貨款變成8億元。尤其是人民幣升值加速時,‘香港一日游’變得更活躍。”

  需要注意的是8億元只是偽造出口的金額,企業需要以此為“憑證”在境外獲得貸款。

  今年來,人民幣升值加速,目前已衝破6.2的大關。來自中國外彙交易中心的最新數據顯示,5月9日人民幣對美元彙率中間價報6.1925,較前一交易日繼續上漲55個基點,已連續第四個交易日上漲,並再次刷新彙改以來紀錄。今年以來,人民幣累計升值已超過1%。

  業內人士稱,以前虛報出口需要把貨物真正拉到“港澳一日游”,而如今這種情況卻在發生變化,僅在保稅區內就可以完成“一日游”。

  “貨物就在保稅區裡,有專業人士可以幫你把所有進出口所需的出口合同、信用證等等單據全部弄齊全。”劉濤說。

  而一外貿公司業務員陳某則告訴本報記者,廣東外貿量大,有些保稅區監管不嚴,同一樣貨品,甚至在不進行加工的情況下,也可以在保稅區“出口倉”到“進口倉”來來回回,有時為了掩人耳目,只是換了一下外包裝,完成了出口轉內銷。

  深圳福田保稅區內一家提供虛假出口“業務”的公司人士也反映,今年一季度,這家公司曾經幫助一位客戶將同一批橡膠(20335,145.00,0.72%)原料來回出入境操作了41次。

  合力監管

  除了上述做法,還有外貿企業通過虛開發票、提高出口報價引入熱錢,但這並不是新創意。早在2012年熱錢進入亞洲初期,就有學者對本報記者表示,在中國資本項目未完全放開的情況下,熱錢很有可能借道經常項進入內地市場。

  跨境交易監管機構國家外管局已經出台了一系列法規來抑制資本流入,其中包括約束銀行保持外彙淨敞口的能力,同時采取嚴厲措施抑制重要的非貿易相關渠道的資本流入,嚴格限制虛報單證等行為。

  本報記者從接近決策層處了解到,高層已開始關注廣東深圳等地近幾個月來“登峰造極”的對港貿易數據,並可能嚴查原因。另有多位外貿系統人士透露,相關部門從上月起已開始嚴查虛假貿易。

  海關方面的監管也在升級。深圳市經信委官員告訴本報記者,正對福田保稅區等海關特殊監管區內的企業進行監測和整頓。

  “最近,海關查得非常嚴格,基本每櫃貨品都要開櫃檢查。”深圳一家玩具企業的老總昨日告訴本報記者,“之前經濟不好時,海關還是比較松的,不一定都開櫃檢查,這令企業有作弊的空間,有些企業騙取退稅或洗錢是時有發生的。”

  有業內人士擔心,出口數據“虛增”會影響到國家宏觀經濟判斷出現偏差。“目前,國際經濟並沒有明顯回暖,出口不可能這麼熱,而且高技術產品出口屈指可算,低附加值產品轉型為高附加值產品需要一定的時間,希望有關政府部門要重視目前的情況,勿認為形勢一片好轉而過於樂觀。”

  中國國際貿易學會常務理事、清華大學中美關系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周世儉告訴本報記者,隨著多個政府部門目前齊發力,出口虛增的勢頭已得到遏制。這從一些地區接下來的出口數據中可以看出。

 樓主| 發表於 10/5/2013 10:21 | 顯示全部樓層
熱錢“管湧”:老羅在浙江的母公司在某大型國有銀行有幾億元的授信額度。今年以來該行只為老羅提供了幾千萬貸款。剩余的由該行的香港子行為老羅的香港貿易公司發放貿易性融資貸款。香港的貿易公司再以“預付款”的名義把從香港得到的貿易貸款通過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方式,彙入老羅浙江母公司賬戶。老羅的貿易公司從香港得到貿易貸款,成本只有4%左右。這部分資金通過老羅的小貸公司轉貸出去,就可以拿到10%以上的利差收入

【 時間:2013-5-10 7:38】



熱錢“管湧”

□本報記者 高改芳


 □本報記者 高改芳

 

 老羅在浙江經營一家有幾千號工人的戶外用品廠多年,如今卻儼然成了一位金融家:他對香港無本金交割遠期外彙(NDF)的走勢了然於胸,對目前上海、杭州等市場上的人民幣借款利率更是敏感,但對工廠的經營活動已不再上心。

 “工廠的生產只要能維持就行,最近兩三年能活下來就可以了,而在利率、彙率上,有巨大的套利空間。”老羅在電話裡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這不是什麼秘密,我們一直這麼做,只是看行情變化,做得規模大點或小點。”老羅在做外貿的過程中發現並逐漸擅長利用金融工具。“剛開始我只是為了避險。”老羅解釋。

 今年無疑是老羅大手筆騰挪資金的一年。

 從4月開始,各家銀行的貸款就是“一款難求”。在上海市場上,小額貸款公司的貸款利率已經達到年息24%的高位。這些高成本資金的去向多是房地產公司和政府融資平台。

 老羅在浙江的母公司,旗下不僅有小額貸款公司,還有在香港注冊的離岸貿易公司,專門接收海外訂單,周轉境外資金。老羅在浙江的母公司在某大型國有銀行有幾億元的授信額度。今年以來該行只為老羅提供了幾千萬貸款。剩余的由該行的香港子行為老羅的香港貿易公司發放貿易性融資貸款。香港的貿易公司再以“預付款”的名義把從香港得到的貿易貸款通過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方式,彙入老羅浙江母公司賬戶。“預付款和貿易額不要相差太大。否則會被外管局請去喝茶。”老羅說。而銀行這麼做不僅能留住老客戶,還能從中賺2%左右的收益。

 老羅的貿易公司從香港得到貿易貸款,成本只有4%左右。這部分資金通過老羅的小貸公司轉貸出去,就可以拿到10%以上的利差收入。

 一家大型國有銀行國際結算部負責人介紹,除了像老羅這樣利用貿易融資方式讓境外資金流入,還有很多企業利用“內保外貸”方式從境外融資。即境內母公司讓境內銀行開具融資性擔保函,再讓銀行的境外分公司向離岸貿易公司發放美元貸款,再設法讓資金流入境內。“無論哪種方式都是合法的。無論在境外借美元還是人民幣,都比國內的存款利率低。”該人士稱。

 從今年一季度開始,這種境外融資模式就在浙江的企業間風行。同時,由於境外貨幣過剩,經濟不景氣,香港的銀行都急切希望加入這股向內地企業貸款的“洪流”。只要在境內銀行賬上有足夠存款,一些香港的外資銀行就願意為在港的貿易公司提供美元貸款。這些貸款可以通過地下渠道轉入境內。

 老羅更願意從境外借入美元。因為美元的貸款利率更低,而且能從彙率上進行無風險套利。(

老羅透露,人民幣兌美元升值是大概率事件。為了規避人民幣貶值所帶來的風險,外貿企業都會用“遠期結彙”這一工具來對衝。今年2月,老羅鎖定的三年期超遠期結彙彙率是美元兌人民幣6.49。也就是說三年後,老羅將以6.49的價格賣出美元換回人民幣。“我做了2億多美金。如果現在再做彙率鎖定就不能拿到這麼好的價格了,有點後悔當時做得太少。”

 老羅介紹,現在的美元兌人民幣彙率是不到6.2。而他一年前鎖定的彙率是6.3多。就是說老羅現在仍是以6.3的價格賣出美元買入人民幣,這當中的套利收入就是幾千萬美元。當人民幣兌美元的強勢升值,熱錢流入再次引起人們注意時,老羅的“彙率戰”早已打完。

 今年一季度,央行外彙儲備增加了1740億美元。高盛高華5月8日發布的研究報告稱,這一資本流入勢頭背後的主要原因是國內企業外彙淨空頭頭寸激增。

 由此可見,老羅的做法在國內企業間相當普遍。

 5月5日,國家外彙管理局發布《關於加強外彙資金流入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要求各地外彙管理部門強化對進出口企業貨物貿易外彙收支的分類管理,同時加大核查檢查與處罰力度;要求各中資外彙指定銀行加強銀行結售彙綜合頭寸管理,並嚴格執行外彙管理規定。通知強調,各地外彙局應及時對資金流與貨物流嚴重不匹配或流入量較大的企業發送風險提示函,要求其在十個工作日內說明情況,否則可將其列為B類企業,施予嚴格監管。高盛高華的研究報告認為外管局新規出台後,未來幾個月內資本流入應會放緩。

 “這個辦法可能對銀行能起到一定的限制作用,從企業層面是很難截堵的。你要知道,銷售的淡、旺季不同,企業的資金流和貨物流之間都有很大的差異。這當中的虛實非一般人所能鑒別。”老羅如是說。



《中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聯絡我們|Youtube|手機版|黑期指數|KC18 股票論壇

GMT+8, 7/7/2020 02:07 , Processed in 0.057603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